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皇后的谋划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这还要归功于皇后和苏云雪自己。

    她不知道皇后是怎么和苏云雪搭上线的,也不知道苏云雪是怎么来京城的。

    这也是苏染夏心里疑惑的地方,苏云雪本该好好的在西域呆着,怎么无端端就在这样紧要的关头到了京城?

    除非自始至终她都知道计划,也或者说,她自己本身就是计划中的一份子。

    那么,也就是说,在不知道多久以前,皇后就已经跟苏云雪搭上了线,还是在她出嫁之后的事。

    苏染夏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做的奇怪的梦,做了那个梦之后,她还让林涵派人到西域暗查过苏云雪一回。

    去查探的人回来说,苏云雪自驾到西域之后,便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里也不应酬。

    就好像她死在了那个宅院里一样,从来没有出来过。

    她会这样,苏染夏很理解,她太骄傲了,嫁给那样一个人,她一定觉得脸上无光。

    即便是周围没有认识她的人,她的骄傲也不允许她暴漏在别人的目光之下。

    按照当时回报的人来讲,苏云雪和皇后搭上,应该是在那之后,皇后人在后宫中,能办到这件事的,却有一人极其适合。

    云乾。

    他有自己的势力,手下的能人也不少,想去跟苏云雪搭话,肯定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苏云雪遇到京城来的人,为了她以后的出路,她一定会使劲浑身的解数,让来人觉得她有可利用的价值。

    到时候,她就可以再利用京城来人,为她谋取想要获得的便利。

    那么,这一切就都说的过去了,皇后让云乾派人去西域找到苏云雪,然后和苏云雪合作,借用她在西域圈养兵力。

    之所以不在京城,便是要打人一个措手不及,京城里边眼线多到遍地,养不被人所知的兵太难。

    西域是最合适不过的地方。

    苏云雪本身就处于人生的低谷期,为了从深渊里爬出来,她发挥自己最大的本领,让云乾派来的人觉得她有用。

    然后,云乾远在京城,却给予了苏云雪很大的帮助。

    金钱,人力,还有资源。

    心里抱着对苏染夏的怨恨,苏云雪在西域尽心尽力做了一切云乾吩咐的事,然后,在西域王进京的时候,她就悄悄尾随在后边进京了?

    西域王进京,身边伺候的侍女一定不少,谁还能无缘无故查一个侍女。

    她的兵力却隐藏在京城外,在皇后把控了皇宫和禁军之后,由守门的禁军开门,悄无声息便把西域的兵力放了进来。

    苏染夏不知道这件事他们谋划了多久,耗费了多少的心神。

    光从皇后收买了这么多人来看,这应该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谋划的。

    恐怕,苏云雪的出现是个变数。

    所有的事情都想清楚之后,苏染夏的脑子一片清明,不及多想伸出手把绿芜放到了嘴边。

    萧音惑人,苏云雪心里警觉,但是却没办法阻止萧音往耳朵里边钻。

    而后,她便感觉眼前一阵模糊,苏染夏的身影,苏惊风的身影,还有书房,一切都好像掉进水里一样。

    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忍不住闭了眼睛。

    苏云雪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陈姨娘哭丧着一张脸坐在跟前,一脸焦急看着她。

    “怎么办,你父亲好像生气了,你待会儿,记得学的像一点,知道吗?要温婉,一定要温婉,记得啊!”

    猛的倒吸了一口气憋在心中,苏云雪什么话都没说,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都是假象,是假象,不可以看,不可以听。

    撇下沉浸在幻想里的苏云雪,苏染夏把绿芜塞回腰间,回到苏惊风身边,慢慢把他扶了起来。

    伸手又从腰间一个瓶罐里掏出一粒丹药塞到苏惊风嘴里,而后抬了他的下巴让他咽了下去。

    这是方才在宫里逃出来之前,白起风匆忙塞到她手里的,说是救命护心的药。

    只要不是毒药,多大的损伤都可以控的住。

    “父亲,父亲?”苏染夏轻轻的推了推苏惊风的胳膊,试探的叫了两句。

    过了好一会儿,苏惊风才幽幽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苏染夏半晌才想起来。

    慌忙想坐起来看看苏染夏有没有伤到哪里,这一举动却拉扯到了他身上的伤,疼的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吓的苏染夏忙伸出手扶住了他,“父亲当心。”

    “你有没有怎么样?云雪有没有伤到你?”还不及身体的疼痛过去,他便忍耐着上上下下打量苏染夏。

    苏染夏心里一阵难受,脸上带着苦涩的笑意摇了摇头,“您替我挡了那一掌,我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苏惊风长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那就好。”才刚要靠在墙上,又想起苏云雪,忙支撑着身子要坐起来。

    “父亲要做什么交代女儿就是了,您受了伤,现在得躺着。”苏染夏匆忙要拦苏惊风,却又不敢伸手按着他,就怕扯疼了他。

    “云雪呢?”苏惊风一张都皱到一起了,却还固执的问苏云雪在哪里。

    心里即便再生气,但苏染夏也早就猜到,苏惊风睁眼一定会确定苏云雪的安危,她伸出手指了指坐在椅子上好似睡着的苏云雪。

    “在哪里。”

    苏惊风顺着她的手指去看,正看到苏云雪紧紧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吓的他一张脸都白了。

    “她怎么了?!”

    “父亲别急,她没事,不过是女儿让她睡着了,待会儿就醒了。”

    苏染夏忙伸手安抚苏惊风,就害怕他一着急非要起来。

    好在他听了苏染夏的话,没有坚持站起来,只是安心的点了点头,而后又一脸歉意的看向苏染夏。

    “委屈你了。”

    “我有什么委屈的。”知道苏惊风是什么意思,苏染夏不过不在意的笑了笑。

    若她表现出来一点的在意,难受内疚的不会是苏云雪,只会是苏惊风。

    他伸出手拉住苏染夏的手,轻轻拍了拍,“爹知道,你最乖,爹也知道你委屈了,只是,她到底是你妹妹,能放过……就看在爹的面子上,放过吧。”

    装作深思的样子想了片刻,苏染夏垂下了眼皮,盖住了眼眸中的冷光,“我知道,我和她是血亲,她是我妹妹,我自当照顾她一些。”

    “你知道就好,她也不容易。”放下心的苏惊风靠在墙上,虚弱的朝着苏染夏笑了笑。

    “爹偏疼你一些,她们母女多多少少心里有些不痛快,这些爹都知道。”

    苏惊风是一个好父亲,这无可厚非,虽然他偏疼苏染夏多一些,但是该疼苏云雪的,他还是疼了。

    但他就像苏云雪说的一样,是一个脑子迂腐的人,他脑子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并不代表没有存在的弯弯绕绕。

    这世间不是只有直白的,苏惊风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就好像在他的眼里,苏云雪只是他疼爱的二女儿,是个乖巧温婉的孩子,即使她现在是这么一副样子,即使她做出那样惊人的举动。

    他不会想这里边有什么理由,因为苏云雪是他的女儿,是他至亲的人。

    “父亲,虽然我可以放过她,但是您让女儿怎么不去介意,陈姨娘,还有苏云雪,她们二人是想要女儿的命。”

    苏染夏的声音很轻,轻到话语里不带丝毫的感情起伏,她并不是不介意,她相当介意。

    “这十几年,你可有想过,女儿是怎么日日在那些毒菜里活过来的?方才若是您迟一步,您可曾想过那一章是拍在我的心脉上?”

    说完,苏染夏抬起头认真的看向苏惊风,一脸的平淡,但是眼底又带着浅浅淡淡的哀伤。

    她没有怒不可谒,没有悲不成声,而是这样淡淡又带着哀伤看着苏惊风。

    越是这样,却越让苏惊风心疼。

    他心里一疼,伸出手拉住苏染夏,声音颤颤巍巍,“是爹对不住你,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您说她们二人也苦,说也苦,那到底是谁苦?女儿已经答应放过她,难道父亲还要让我以后忘却前尘吗?”

    本来不欲对苏惊风说这些的,但是看他还是这样憨直的样子,苏染夏不得不使一点小心计。

    苏云雪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苏云雪了,如果苏惊风不能在心里对她有隔阂,早晚会再为了她受一次刺激。

    她就是要这样硬生生的扯开苏云雪和陈姨娘的面具,再一次剖到苏惊风的眼前。

    让他好好看看,这对母女到底可怜不可怜,到底苦不苦。

    最苦的是她苏染夏,是还未出世的宏儿!

    苏惊风果然被说的无言以对,一脸的愧色低下了头,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的话一句也不再提。

    这是陈姨娘的事败露之后,苏染夏第一次对他提这件事,以前她从来不曾提过,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想来是被苏云雪逼急了吧?

    仔细想想,谁家的妹妹会对姐姐下杀手?苏惊风不禁在心里暗想,苏云雪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眼见说的话已经有了效果,苏染夏长长叹了一口气,反手抽出被苏惊风握在手心的手。

    “我会放过她的,父亲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