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故人相见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紧紧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不过一息之间,一个窈窕的女人慢慢走了过来。

    再次看到苏云雪,苏染夏有片刻的恍惚。

    以前记忆中的苏云雪,是一个温婉的大家闺秀,至少在外表上是这样的。

    她最常穿的便是藕荷色的衣服,或者桃花色的,总愿意梳垂云髻,脸上时刻都带着温和的笑。

    在男人面前的时候,尤其愿意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端得是我见犹怜。

    不得不说,她以前的样子还是刻画的很成功的,最起码,跟她相近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想要去保护她。

    这便是人的本性在作祟吧,谁都愿意去保护弱者。

    而苏云雪,最擅长的便是扮演弱者。

    眼前这个苏云雪,跟记忆中的那个娇弱的苏云雪完全是两个样子。

    她不再娇弱,取而代之的是柔媚刻骨。

    身上穿的不再是娇嫩的颜色,而是热烈的海棠红,好像红波一样裹在她身上。

    腰上是黑色的腰带,脚上踩着的也是黑色的云履。

    头发没有像以前一样高高的挽起,而是随意的用红绳绑了垂在腰上,缕缕碎发掉落下来散在脸颊旁边。

    她脸上的妆容也变的妖娆,嘴唇嫣红的触目惊心,眼皮上用红色的胭脂点了梅花的样子。

    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姐姐,这一向,可都安好?”苏云雪妖媚的朝着苏染夏笑了笑,眼眸中波光流转的样子,连天上的太阳比着都失色了不少。

    苏染夏忍了很长的时间,到底没有忍住开了口,“当时你出嫁,父亲便说的很明白,无事……”

    “无事不要踏足永厦皇朝,是也不是?”抬起胳膊轻轻掩住嘴,苏云雪打算了苏染夏的话,替她把话说全了。

    “我正是因为有事,所以才回来的呀?”

    皇后在一边欣赏着苏染夏怒不可谒的样子,心里一阵畅快。

    她在皇宫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过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一刻得到过皇上一丝的关爱,哪怕只有一点。

    或许也曾经有吧?但那是在云玦的母亲在出现之前。

    自打她嫁入皇宫,尽管皇上没有表现出对她极大的喜欢,但也总是相敬如宾。

    这一切在云玦的母亲出现之后,就都不一样了,皇上甚至不想看到她,连碰都不再碰她。

    当初义无反顾嫁给他,她从来就不曾后悔,即使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她也依旧无怨无悔。

    她只后悔一个,就是当初在知道了云玦生母存在的时候,没有狠下心肠直接扼杀了她。

    这才导致了现在她和皇上这样冷眼相看的局面。

    他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对她相敬如宾,但是她知道,不一样了。

    这个看着自己的男人已经变了,他只有一副驱壳,即便是温和的看着自己的时候。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驱壳吧。

    皇后的脸色变的很诡异,好像很幸福的样子,又隐隐约约透着痛苦。

    “你们姐妹二人若要叙旧,不若换个地方吧,听说苏小姐畏热,正好请苏小姐去皇宫的水牢里凉快凉快。”

    抬起手遮住脑门,“这太阳已有些毒了。”

    轻轻巧巧的一句话,旁边的丫鬟忙上前打开伞送到了皇后的头顶。

    深色绸布的伞,足足有三层的面料。

    “皇后娘娘便是要降罪于我,也总该有个理由吧?”听到皇后怪声怪气的要送她进地牢,苏染夏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咧着嘴角笑了笑,皇后没有回答苏染夏,而是越过她朝着御书房内走去。

    “定国候府苏惊风之女苏染夏,进宫谋害皇上,被本宫捉个正着,人证物证脏物俱在,你说,这个理由足够不足够请你进水牢一住?”

    苏染夏没有漏听,皇后说的是进水牢一住,恐怕还是云乾的作为。

    “皇后娘娘真是好谋算,只盼望您能如愿以偿才是。”

    “呵。”一声轻笑,像叹息一样从皇后的嘴里吐了出来,而后便归于沉静。

    目送着皇后进了御书房,苏云雪才又展开笑颜,“姐姐,妹妹许久未见你,可是想你想的紧吶!”

    一面笑,一面却又再咬牙切齿。

    “苏云雪,若是你不回来,只要你不出现在我眼前,我还可饶你一命,为何你却偏偏要回来?”

    苏染夏皱紧了眉头,看着苏云雪的样子好似在看什么脏东西一般,紧皱的眉头盈满了厌恶。

    “可见,是老天爷不愿意让我放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苏云雪仰头大笑,直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伸出手颤巍巍指了指苏染夏。

    “你,你还真是,一点都不长进,这么长时间,你也只学会了一逞口舌之欲吗?”

    苏云雪伸出手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又抿着嘴贴向苏染夏。

    她身上的红衣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把她曼妙的身姿全部都展现了出来。

    盈盈一握的纤腰,波涛汹涌的线条,只可惜她现在面对的却是苏染夏,若是换成个男的,只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苏云雪一张脸结霜一样看着苏染夏,眼底布满了怨恨。“你知道我是怎么取悦那个老头子的吗?”

    “我每次看到他,都像看到一块放置了很多年的腊肉一般,油腻的让我恶心,但是我为了取悦他,却要笑着躺在他身边。”

    不管心里对苏云雪有多么的怨恨,但她到底姓苏,她体内留着苏家的血液,苏家的骄傲也在她的眼睛里。

    她不知道苏云雪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是她知道,她一定很不好受,只是,这痛苦却比不了让她丧命。

    要不然,一根白绫便能解决的问题,何至于苟活至此?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嫁给那样一个让我恶心的糟老头!”

    苏云雪像崩溃了一样,伸出手抓住了苏云雪的衣领,整个人都快贴到她脸上去了。

    “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你若不起害人之心,别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害你?”

    刚才冒出来一点点的同情心,便苏云雪的这一举动给打散了。

    她伸出手想要掰开苏云雪放在自己衣领上的手,却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掰不开。

    “你……”

    “你是不是突然发现,我的武功好像高了不少?”苏云雪变脸就像翻书一样,不过一眨眼便又换了一幅样子。

    刚才还怒不可谒,好像随时都能撕碎苏染夏的样子,这会儿却是一脸的得意和开心。

    “这还要多亏那个糟老头子,若不是他,我也不能脱胎换骨,从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苏云雪,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西域鬼妃。”

    虽然早就知道,苏云雪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苏染夏的心里却还是潆绕着浅浅淡淡的哀伤。

    不是为了苏云雪,而是为了她们的父亲,苏惊风。

    苏惊风最疼爱的人是苏染夏没错,但他对苏云雪的疼爱也没少到哪里去,从小到大,她都看在眼里。

    重活一世,她也看明白了。

    只是,苏云雪却只顾得跟她攀比,没有注意到苏惊风对她的好,并没有比对她少多少。

    若是看到苏云雪现在的样子,还不知道他会怎么伤心呢,念叨了那么长的时间,没想到,她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父亲很惦记你,总念叨你,他若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伤心。”

    提起苏惊风,苏云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和迟疑,眼眸跟着晃了晃,不过片刻却又恢复了冷凝。

    “你少在我面前提父亲。”

    慢慢的朝后退了几步,苏云雪一脸笑意的看着苏染夏,“姐姐,请吧。”

    “你会后悔没有好好的待在西域。”苏染夏说这句话的声音很轻,她垂下眼睛不在看苏云雪。

    苏云雪刚想要反驳些什么,斜里却突然一道掌风掠了过来,速度极快,直到快要到她身边,她才惊觉过来。

    慌忙躲了过去,身形不免有些狼狈。

    再回过神看过去,苏染夏的身边已经多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中苏云雪只认识一个,中间那个一身白衣的男人,分明就是六皇子云玦。

    以前只注意到他是一个备受欺凌的皇子,没想到也有这样意气风发的时候。

    边上那两个人应该是他的守卫吧?看起来武功不低。

    “你以为我没有准备便过来了吗?”苏云雪歪着嘴邪笑了,“来人呐!”

    话音落地,四面八方掠过来了几个一身黑衣劲装的男人。

    他们以苏云雪为忠心,把她团团保护在了中间。

    “把他们给我拿下!”

    苏云雪这边连带苏云雪共有八个人,苏染夏那边却只有四个人,还带着两个拖油瓶。

    一个是白起风,一个是秋染。

    白起风早就吓的不知所措的站到一边了,秋染整个人也都魂魄不知去向了。

    行了不过几招,苏染夏和云玦便处于下风。

    云玦咬牙看了看周围。

    可能是皇后太过自负,这里的守备居然松懈到,武力只有这么几个人,连一个护卫的影子都没有。

    “这里交给我们,你先走!”

    她们的目标是苏染夏,皇后要诬陷的也是苏染夏,只要她不被抓到,一切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