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狭路相逢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苏云雪摇了摇头,一副虚弱的样子,靠在云乾的怀抱里。

    她不知道苏云雪悄声说了什么,但是她知道,云乾的眼神变得更加的阴冷狠厉了。

    他冷笑了一声,踱步走到了‘自己’的跟前,他看着地上还没有睁眼的孩儿看了片刻。

    然后一剑一剑的划到了她儿子的身上,一刀一刀的划着。

    苏染夏避之不及也没办法避,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畜生,在他自己的儿子身上。

    划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刀,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成了肉酱。

    又眼睁睁的看着,苏云雪一脸讥讽的笑意,让人牵着猎犬过来,把她的孩儿吃了个一干二净。

    地上躺着的苏染夏,血混着肠子和内脏流了一地,慢慢的,她又看着‘自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想我唐唐定国侯爷府嫡长女,原来不过是你手中一个棋子!好!好!好!你们等着,来生愿我为猫,你们二人为鼠,也要活活将你们二人喉咙咬断!”

    这是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苏染夏自己亲耳听到,却有些怪怪的感觉。

    梦到这里,一场梦也该结束了。

    夙潆早就不吹绿芜了,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软榻上,等苏染夏醒转过来。

    苏染夏看着地上躺着的,凄惨无比的‘自己’,心里五味杂陈。

    想想自己那可怜的宏儿,他还没来得及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叫自己一句娘亲。

    宏儿!宏儿!我可怜的孩子!!

    苏染夏只感觉自己胸口堵的慌,好像被棉花塞住了一样,既上不去,也下不来。

    那股恨意冲破了自己的身体,把自己整个人都淹在了里边。

    夙潆奇怪的看着躺着的苏染夏,一脸的神色莫名。

    她梦到什么了?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为什么嘴唇抿的那么紧,又为什么手握的那么紧?

    “畜生!我必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祭奠宏儿在天之灵!苏云雪!你若再敢出现在我眼前一次,我必定不放过你!!”

    苏染夏突然吼了这一声,然后猛然惊醒了过来。

    她豁然从软榻上坐了起来,“我,我,这是哪儿?”苏染夏一脸的泪还来不及摸,一脸迷瞪的审视周围。

    看到坐在一边的夙潆,才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

    这让她很不高兴,皱着眉头看夙潆,“你刚做了什么?”

    “吹箫。”夙潆依旧一脸平淡和坦然,她又没做其他的,这个小丫头防备心也太重了吧。

    “呼……”苏染夏抚着胸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没有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吧?”

    夙潆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没有。”反正她刚才说的,也不算是什么不搞说的。

    这下苏染夏放心多了,根本也懒得多想。

    “不过,你说的畜生和宏儿是谁?还有苏云雪。”夙潆一脸平平淡淡的看着苏染夏,好像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话而已。

    “你,你不是说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吗?”苏染夏怔怔的看着夙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才好。

    夙潆也皱了眉头,“这是不该说的?”那到底哪里不该说,是那个畜生还是宏儿,亦或是苏云雪。

    听着苏云雪这个名字,应该跟她是姐妹吧?

    算了,苏染夏没了力气,“没有什么不该说的,我有些累了,身体也有些不舒服,改日再过来。”

    说着从软榻上站了起来,身子虚虚浮浮的朝着门口走去。

    这次夙潆没有拦着,也没有露出别的什么神色。

    从苏染夏从软榻上站起来,再到她走到门口,夙潆一直静静的看着她。

    应该是刚才,梦到什么很让她心痛的往事了吧?就跟自己一样。

    出了屋门之后没走几步,就看到了站着的林涵和秋染。

    两个人往前迎了几步,秋染伸出手托住了苏染夏的手,“小姐,您怎么了?”

    苏染夏现在的气色实在是算不上好,严格来讲,是非常的差。

    脸上苍白,嘴唇也苍白,眼神涣散不知道在想谢什么。

    林涵一路送两个人下了一楼,走到了马车的旁边,待看得两人长了马车,马车扬长而去。

    才转身回了识香阁。

    刚才在识香阁,苏染夏还能撑得住身体,现在一到马车上,哪还撑得住,一下软倒了。

    刚才在梦里,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剁成了肉酱,七七四十九刀!七七四十九刀啊!

    这场景刺激了苏染夏,她实在有点承受不住。

    她的宏儿,她可怜的孩子,苏染夏嘴唇抖动着,心里难受的好像吃了秤砣一样。

    马车一路到了定国候府,苏染夏扶着秋染的手,恍恍惚惚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她什么都没说,天还大亮着,就脱了衣服卸了妆,去掉了钗环,又净了面。

    “我今天累了,不要人进来打扰我,这屋子只要我一个人。”

    苏染夏的声音轻的好像没有重量一样。

    秋染即便再担心,还是犹犹豫豫的退出去了。

    她退出去后,苏染夏抿着嘴唇躺倒床上,拉高被子盖住了自己整个人。

    她的手还在抖,她的嘴唇还在抖,她的心还在抖。

    苏染夏握紧了拳头,深呼吸了几下,她的宏儿,还那么小,还没有长成人形。

    他还闭着眼睛,小嘴唇紧紧的抿着,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一脸的安详。

    云乾一脸的冷意在挥刀的情景,又出现在她眼前。

    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自己可怜的孩子,一个好好的孩子……被剁成肉酱。

    她的心好像也被划了四十九刀一样,她数的清清楚楚。

    云乾每划一刀,她就数一刀。她不停的在尖叫,但是云乾听不到,不,是那个畜生听不到。

    他怎么忍心,他怎么忍心?!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剁杀了宏儿之后,还要喂给苏云雪的野狗!!

    为什么!!

    云乾,云乾!!我必要让你碎尸万段,一定要让你碎尸万段!!

    苏云霞把头埋在枕头里,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低声尖叫,直嚎哭到嗓子哑了,还在哭。

    上一世和这一世的眼泪,好像都在这一天流尽了。

    屋顶上藏着的云玦,听到了苏染夏的哭声。

    尽管她已经很隐藏了,但是他还是听到了,他练了那么多年的武功,耳力惊人。

    她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云玦的心揪在了一起。

    他很想下去问问她,再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安慰,但是刚才她吩咐那个叫秋染的丫头的话,他听的清清楚楚。

    她不想让人打扰她。

    云玦只能藏在房顶上悄悄的听着,就等着苏染夏哭完了之后,自己好下去安慰安慰她。

    苏染夏直哭到太阳落山、天漆黑不止,还是趴在枕头上哭的厉害。

    这下云玦可忍不住了,说什么都要下去看看苏染夏,到底是为什么哭。

    刚一动身准备跃下去,那边龚羽掠了过来,压低了声音禀报云玦,“那边有人过来了。”

    云玦皱了皱眉头,“多少人?”

    如果人少的话,龚羽一定会直接报是几个人,不报,就证明人比较多。

    “大约有十几个人,我远远看着,武功都不低。”龚羽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

    十几个人来定国候府,还专门来苏染夏的院子,会是什么人?

    当下云玦也不敢妄动了,他今天出来只带着龚羽,跟人家硬拼可不行,毕竟寡不敌众。

    却说那十几个人前前后后,掠到了苏染夏卧室的窗户外边。

    前边那个站着的,恐怕就是他们的头目,后边那些是跟随保护的。

    那个前边站着的黑衣人,朝着后边的人做了一个手势,就要越窗而入。

    这还得了?云玦哪还忍得住,起身就迎上那群黑衣人的头目。

    龚羽咬了咬牙,暗叹了一声也上去缠身上几个人,争取给云玦些便利。

    云玦过来的冲劲,惊动了那个黑衣人,他反身朝着云玦就是一记摧心掌,直冲云玦的心口过去。

    这些时日,云玦的伤好的也差不多了,躲他的攻击跟吃饭似得,这边换到那边,那边换到这边。

    里边的苏染夏蒙在被子里,又一心沉迷在自己的怨恨里,外界的声音她早就听不见了。

    那个黑衣人武功也不俗,和云玦打了好几个回合也不相上下。

    他朝着那边另外一个黑衣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个人忙过来帮这个黑衣人的忙。

    新来的这个,武功倒是高了不少。

    云玦一打二,慢慢就有些吃力了,刚开始还有前进的架势,现在竟然节节败退。

    “你是谁?”云玦一边打,一边问黑衣人的头领。

    “这你管不着,还是先想想你自己怎么脱身吧。”那个黑衣人却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的样子。

    云玦皱了皱眉头,总感觉这声音和眸子,很有几分熟悉的样子,到底在哪里听到过呢?

    他一面接几招功夫,一面伸手去探黑衣人的覆面,他胳膊长,还真就给他探着了。

    黑衣人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覆面被摘了。

    看到黑衣人头目的脸,云玦倒吸了一口冷气,手上的覆面掉到了地上。

    “原来,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