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择婿,忧心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那次被皇帝召见入宫,苏染夏仔细的在心里盘算过,未来的继承大统的皇帝是谁,才会对她有益。

    算来算去,只有一个六皇子适合。

    初次见到六皇子的时候,她心里很犹豫,对他也不信任。

    毕竟这是大事,牵一发则动全身。

    若她这里出了什么过错,定国候府全府就全被她搭进去了。

    她不能,也不敢莽撞。

    认识了这么许久的时间,她却慢慢发觉,六皇子不是表面上那样的,最起码没有那么的优柔软弱。

    只剩下不到三年的时间了,这唯有的不到三年的时间,正一日一日的消逝掉。

    她不能再等了,也不能再犹豫了,

    苏染夏昏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已经离天亮不远了。

    才浑浑噩噩的睡了没多大会儿,天就大亮了。

    秋染已经很长时间,没见着苏染夏有睡懒觉的时候了。

    这次撩开帐子一看,苏染夏还趴在一床的软被中睡的香甜。

    小姐居然没有起来练早功?秋染诧异极了,她脚步轻盈的走到床边,探头去看苏染夏。

    这一看可把她吓的不轻,苏染夏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秋染伺候了这么长的时间,小病小灾的她都见过不少,忙探手去摸苏染夏的额头。

    触手滚烫,可不就是发烧了吗!

    约莫是觉得,秋染的手凉丝丝的很舒服,苏染夏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喟叹。

    “小姐,小姐醒醒,小姐。”秋染动作轻柔的拍了拍苏染夏,轻声的叫着。

    “嗯?”苏染夏朦朦胧胧的听到有人叫自己,胡乱应了一声。

    见苏染夏应了,秋染松了一口气,她刚还以为小姐昏迷了呢,吓了她好大一跳。

    “小姐,您好像发烧了,我去请大夫过来给您看看。”

    发烧了?自己吗?苏染夏睡眼惺忪的睁开眼,边上已经没有秋染的影子了。

    这么一说,苏染夏还真觉得自己不太舒服,头昏脑涨的,身上的肉还有点疼。

    秋染匆匆忙忙的禀了老夫人和七姨娘,又请了大夫过来,走进屋子的时候,苏染夏已经穿好衣服了。

    只不过她浑身觉得乏力,还是靠左在床上。

    大夫也不多说,当即问了问症状,又把了把脉,然后摸着胡子站了起来。

    “怎么样大夫,我们小姐怎么了?”大夫站起来去桌子那里写药方,秋染亦步亦趋的跟在大夫的身后。

    “应该是昨儿着了凉,夜里又没有睡好,这才火气上涌发了烧。”大夫低着头写药方,声音不急不缓,“按着我的药方去抓药,三副水熬做一副,早中晚各一次,不出五日就好了。”

    大夫写了药方,又领了谢礼,满意的摸着胡子走了。

    他走后秋染可不敢大意,使了一个腿快的小厮去抓药,自己亲自打了盆水捧到了苏染夏床边。

    往盆里扔了两个干净的布巾,过了水贴在苏染夏的脑门上。

    这让苏染夏哭笑不得,“我烧的也不厉害,头上贴着这个怪不舒服的。”

    “发烧可不是小事,关系着脑子呢,被烧坏了脑子的事又不是没有,而且大夫说了,且先想退了热再说。”秋染的嘴里跟崩豆似得,说个不停。

    “大夫说你昨儿着了凉,这大热的天,居然也能着凉?真是稀奇。”

    苏染夏恍然,估计是昨天夜里,跟眼睛躺在屋顶上的原因吧。

    屋顶上,夜里风还是挺大的。

    不过这些话苏染夏可不会告诉秋染,说了她又得啰嗦好一通了。

    本来是打算今天去一趟皇宫的,看来今天是去不成了。

    有了决定之后,苏染夏的心静了许多。

    反正现在自己是病人了,想出去也出不去了,干脆歪在床上闭目养神。

    秋染看苏染夏困怠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守在一边,算着时间给她换头上的布巾。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有小丫鬟过来报说七姨娘过来了,不过几息的时间,七姨娘扶着樱桃的手进了内室。

    她见苏染夏要起来,忙快走几步按住了苏染夏的身子,“可别起来,好好的躺着。”

    先仔细看了看苏染夏的神色,又替她掖了掖被角,“怎么突然烧起来?”这话是问边上站着的秋染的。

    “大夫把过脉,说是着了凉,夜里又没睡好,火气上涌才烧起来的。”秋染把大夫说的话给七姨娘说了一遍。

    七姨娘听着皱起了眉头,“这大热天的,居然还会着凉?是不是贪凉吃了什么东西了?”

    秋染仔细的把苏染夏,昨天吃到嘴里的东西过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那倒是奇了。”七姨娘嘴里嘀咕了一声,探过手摸了摸苏染夏的额头,“好好将养着,老夫人听说你病了,急得跟什么似得。”

    苏染夏歪着嘴角笑了笑,“让你们操心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七姨娘审视着苏染夏脸上的神色,要不然怎么会夜里睡不好呢。

    心事倒真是有,只不过不能说。

    “我能有什么心事,不过是想着那日祖母说的,要给我择婿的话,心里难过一会儿。”苏染夏装作伤愁的样子,唉声叹气的。

    七姨娘拿着绢帕按住了嘴角,眼睛里有盈盈的笑意,“这是好事,你难过什么。”

    “我舍不得家里。”这句话倒是实话。

    这个世间,唯一能让苏染夏有归属感的,就是定国候府了,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守住定国候府。

    看着苏染夏的样子,七姨娘有些怔忪,她好像依稀看到多年前的自己。

    那个时候,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青葱的年纪,不愿意离家远嫁,一说要嫁人心里就不高兴,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家里更好的地方了。

    偏偏后来遇到了苏惊风。

    她歪着嘴角笑了笑,看起来似悲似喜,分辨不清楚是什么情绪,“总有这么一天的,你现在这么想,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能让你倾心的人。”

    没有遇到倾心的人?苏染夏垂下眼眸看了看,盖在被子下的肚子。

    上一世她遇到了,何止是倾心的人,而是让她掏心掏肺的人。

    怎么料到,最开始的如意郎君、心尖上的良人,最后会变成那个,阴狠残厉的地狱阎罗。

    一切只怪自己太傻。

    秋染拧出来新的布巾,快手快脚的给苏染夏换上了,然后静静的退到了一边。

    “你这丫鬟,真尽心。”七姨娘有意转移话题,便随便扯了个话儿。

    “恩,人也好。”苏染夏乐得接七姨娘这个话题,她实在不想听那个,让人忧烦的话题。

    七姨娘过来看苏染夏,本身就是替老夫人过来看看的。

    老夫人到底上了年纪,不敢来苏染夏这里,怕过了病气,心里焦急,只能打发七姨娘过来看看,要紧不要紧。

    她心里还想着给老夫人回话,坐着闲扯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秋染直送出了院门才折回来。

    “小姐,我瞧着七姨娘跟以前不大一样了。”秋染一边拧布巾,一边跟苏染夏说话。

    苏染夏歪在床上,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怎么不一样了?”

    秋染把苏染夏头上的布巾拿下来,扔到了水盆里,又把手上那个新的布巾盖到了她头上。

    “整个人都不大一样了,好像……突然之间少了什么似得。”

    这感觉苏染夏也有。

    说来也奇怪,七姨娘近来开朗了许多,对别人也热络了很多。

    但是偏偏就给人,少了什么东西似得感觉。

    就好像,油灯里边没有灯芯了一般。

    樱桃扶着七姨娘出了苏染夏的院子,缓步朝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说来也奇怪,以往总有打扫的仆妇来来往往,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难得清净一回。

    “樱桃。”七姨娘声音轻飘飘的,樱桃却听的真切,忙应了一声。

    七姨娘沉默了许久,才慢悠悠的开口,“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嫁给苏惊风。”

    从那日着了火,她站在苏惊风的跟前,叫了他的名字之后,就再也没有叫过他侯爷了。

    樱桃随着七姨娘的步伐走着,过了片刻才回道:“但是,已经嫁了这么多年了。”

    “呵呵。”

    七姨娘哼笑了一声,对啊,都嫁过来这么多年了,以一个妾室的身份,嫁给他这么多年了!

    他却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真是好笑,真是讽刺。

    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娇娇柔柔的,没有出阁的小姐。

    现在,却成了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妾室。

    “哈。”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七姨娘张嘴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出来之后,便再也收不住了,笑声不停的从七姨娘的嘴里溢了出来。

    直笑的她眼角都沁出泪了,还依旧笑个不停,边笑边捧住心口。

    樱桃知道她委屈,也不劝,就这么陪着她掉眼泪。

    伤痛悲切这种东西,郁结在心里是最不好的,早晚憋出病,只有哭出来才能放下。

    她打小就跟着七姨娘,转眼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

    苏惊风和七姨娘的故事,樱桃是除了这两个当事人之外,知道的最清楚的。

    那个时候,七姨娘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姐,家境算不得坏也算不得好,不过是一个小康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