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云乾发怒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看到苏染夏的眼神,云乾的眼皮跟着跳了跳,莫不是她知道什么了?

    要不然,她怎么不问云燮怎么处置,却偏问了自己?

    瞧见他神色一瞬之间转了好几个颜色,苏染夏心里顿觉一阵舒爽,心情甚好的笑了笑。

    “瞧我,糊涂了,这话该问五王爷才是。”说着似笑非笑睨了一眼云乾,转过头又问云燮。

    “五王爷,这个林卫森,要怎么处置?”

    这可是皇兄的人,他能说怎么处置?云燮一面支支吾吾应着,一面偷眼看云乾。

    刚才苏染夏那一笑,落到云乾眼里,他哪会不知道自己被她给戏耍了。

    但是他却丝毫不生气,反而觉得心里好像被种入了什么,一瞬间破土生芽了。

    他都好似听见那声音了。

    眼睛更是盯着苏染夏的笑脸,不舍得转弯。

    苏染夏无疑是个美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以前她的美,在他眼里实在算不上什么。

    因为他觉得,她除了美,好像别的再没有什么了。

    但是这天下,最不缺的就是美人。

    现在的她还是美,却又跟以前的美不一样。

    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人。那双眼眸、一瞥一笑、一动一静,怎么好像不一样了?

    那通身的气派,怎么好像换了个人,还有,这嘴角的笑,为什么变得这么的摄人。

    是自己以前没有看透她,还是她真的忽然变了?

    “咳咳,皇兄。”云乾那直白的眼神,云燮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拿折扇捅了捅他。

    “嗯?”云乾转回心神,诧异的看向云燮。

    “皇兄替我拿主意吧,这人要怎么处置。”云燮拿折扇指了指被架着,昏迷不醒的林卫森。

    看这个样子,可是被打的不轻。

    云乾瞧林卫森的样子,好像只剩下一口气了,若是再耽误会儿,怕是便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尽管他的心里,已经给林卫森定了死刑了,但是现在林卫森暂时还不能死。

    很显然,苏染夏并没有把事说全,而是避重就轻的把事情说了个大概,很多事情她都没有讲。

    比如被绑的是谁?林卫森又为什么绑她?还有,苏染夏知道不知道林卫森是自己的人。

    这些事,云乾都要挨个弄清楚。

    万千个思绪在他的脑子里过了一个遍,他脑子混乱,面上却一点也不显。

    “先替皇弟谢过苏小姐。”云乾起身,朝着苏染夏拱了拱手,“我们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这林卫森,我们带走了。”

    苏染夏乐得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云乾,想都没想应下了。

    云乾使了个眼色,随着他和云燮来的小厮,小跑过去接过林卫森架在身上。

    朝着苏染夏颔了颔首,云乾当即准备告辞。

    却不想,苏染夏突然开口了,“三王爷留步,我有一事相求。”

    这句话听到云乾的耳中,使他本来乱糟糟的脑袋,一下豁然开朗了。

    他掉转过头,眸光很有些深意的看向苏染夏,“你和我,用不上求这个字,你说便是。”

    这句话落到苏染夏耳朵里,没有引起她丝毫多余的反应,她还是一脸的平静无波。

    “我这掌柜与林卫森有些纠纷,衙门的魏大人却不敢正判,只说这林卫森背后有靠山,所以我想求一求三王爷。”

    云乾说了不用求这个字,苏染夏却偏要用求这个字,“想来这京城里,再稳的靠山也敌不过三王爷,烦请三王爷给魏大人支会一声。”

    云燮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指使云乾指使的这么理直气壮。

    虽然嘴上说的是求,她说的那些话可实在不像是求人的,特别是最后一句。

    魏大人那三个字从苏染夏嘴里蹦出来的时候,云乾就已经知道了,她必定已经知道林卫森背后的人是自己了。

    云燮回到三皇子府的时候,脑子里还是没有弄明白。

    皇兄怎么就那么爽快的答应了,他居然答应了自己去拆自己的东墙?

    别人不知道林卫森背后站着云乾,他自己总该知道吧?

    云乾冷着一张脸坐在上座,眼睛中的杀气,一点也不隐藏,全部投到了林卫森的身上。

    “来人呐!把他给我弄醒!”

    没有说怎么弄醒,意思就是随便发挥咯?

    屋子里站着的几个小厮,手脚利落的抬了一大桶水进来,还往里边加了几块冰。

    “平常人家可是没有福气在夏天享用冰,林卫森倒是有‘福’了。”云燮坐在一边看着林卫森说风凉话。

    几瓢冰水泼到林卫森身上,许是被凉气激的,他还真就幽幽的转醒了。

    那一顿打可是下了真力气的,林卫森被打的三魂也少了一魂,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一脸的呆滞。

    “拿续命丸给他吃。”云乾看着林卫森那呆滞的样子,眉毛拧的都快成一团麻花了。

    这续命丸可是珍贵的东西,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哪怕嘴里只有一口气了。

    只要吃了续命丸,就可以保住这条小命。

    但是唯一不好的地方在于,续命丸只是用来吊命的,不能起到根治愈合的作用。

    可惜了了,这么珍贵的丸药,却是便宜了林卫森了。

    吃过续命丸不消片刻,林卫森整个人就‘醒转’过来了。

    一看到云乾,他什么都没来得及想,直接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哭天抢地嚎起来了。

    “主子,您可要替小的做主啊。”

    云乾冷哼了一声,“做什么主。”他有心想要看看,林卫森还能扯出什么谎来。

    果然,他开口便一句实话也没有,“我这好好的在山庄避暑,定国候府那个叫苏染夏的小贱人就带人打进来了。”

    “我提了您的名号也不行,什么也不说便没个缘由的把我给打了,这可是打您的脸呐!”

    果然是个蠢货,云燮拿折扇遮住嘴巴冷笑。

    听到林卫森嘴里不干不净,骂苏染夏是小贱人,云乾心里早就是一团怒火了。

    他抿紧嘴唇看向林卫森,双拳紧握,眸光里边寒意逼人。

    可惜林卫森一点感觉都没有,兀自说个不停,“那小贱人一点都没把主子放眼里,主子您可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她啊!”

    话音刚落地,云乾已经从上座站了起来,一步跨到林卫森跟前。

    抬起一脚直朝着林卫森的心窝踹去,直把他踹出了好几米远。

    林卫森只觉得喉咙口一甜,有什么东西从嘴角溢了出来。

    奇怪,自己被踹了一脚,还踹出来这么老远,居然连疼的感觉都没有。

    他伸出手抹了抹嘴角,湿湿黏黏的,张开手一看,吓的差点没瘫倒在地上。

    “你好大的脸,我却是不知道,你林卫森什么时候代表着我云乾的脸面了!”

    云乾说话的声音不高,但是却让人害怕。

    林卫森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手忙脚乱爬起来跪伏在地上求饶不止,“主子息怒,是奴才不会说话,主子息怒。”

    “说,为什么打着云燮的名号绑人。”云乾眼神冰冷,看着跪伏在地上的林卫森。

    林卫森的身子抖了抖,跪伏着趴了很久,才开口说道:“是,是奴才听说,五王爷喜欢识香阁的艺伶。”

    说的云燮一头的雾水,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喜欢识香阁的艺伶了?怎么自己不知道这事。

    “我瞧你苦头是还没吃够,到现在还敢扯谎。”云燮声音温和,拿着折扇指向了跪伏着的林卫森。

    “皇兄,我看先砍了他的手脚,他才会老实呢。”

    林卫森听的大惊,低嚎了一声,脑袋砰砰朝地上磕去,“三王爷、五王爷明鉴,奴才说的是实话啊。”

    “别磕了,听的我头都痛了。”

    云燮皱着眉头抽了一口冷气,那砰砰砰的声音实在不算好听,沉闷的好像敲在耳边上一样。

    “你且说说,你是打哪听说,我喜欢识香阁的艺伶的。”

    性命攸关的时候,林卫森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把所有的事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只盼着自己说实话,云乾和云燮能放过自己。

    他却不知道,自己这条命只是续命丹续着的。

    原来那日云燮从识香阁回去,晚上念叨了几句,被他身边伺候的记在心里了。

    林卫森想要巴结攀附上五皇子,细心的打听他的喜好,正巧听到了这无心之话。

    这才辛苦设了套子,绑了识香阁的姑娘,还顺手又绑了别的地方的几个有名的艺伶。

    林卫森把话说完了,云燮才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拿着折扇盖住嘴,先笑了几声,“真是愚不可及。”

    林卫森再蠢,也知道云燮这话是在说他的,当下更是战战兢兢,恨不得立时晕过去才好。

    云乾的脑子里却还在想着,临走的时候,苏染夏说的那些话。

    “你和识香阁的掌柜,有什么纠纷?”

    林卫森抹了抹头上的汗,磕磕巴巴的开口说道:“那,那是,是我侄子。”

    这这一句话云乾就明白了。

    叔侄间能有什么纠纷?无非就是家产。

    听苏染夏的意思,她这次应当是要帮着那个掌柜出头了。

    林卫森这个钱袋子也活不过多久了,到时候他死了,林氏的产业还得回到该得的人手里。

    既然是这样,不如自己顺手卖给苏染夏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