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菊院偶遇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对于这个云燮,她向来未抱有好感,即使是上一世第一次见他,她就知道,这个生着狐狸眼的男子,不是简单货色。

    他轻蔑所有人,甚至轻蔑自己,所以他会毫不犹豫地掷出手中筹码,以换取最大的利益。

    而那些筹码,通常是惨死于他手上的人!

    众人都道五王爷善于经商,掌管的商行遍布整个永厦王朝,可他们哪里知道,云燮的每一锭银子,都是用鲜血洗净的!

    有这样的人馋涎着妙音,即使旁人怎么说,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那云燮手指敲击着桌子,脸上又恢复成轻佻的样子,散漫地说道:“既然苏小姐这样说了,我又怎敢妄想呢?”

    看来,她以后得多安排些人手,来保护妙音了。

    初演结束,楼下的众人意犹未尽,交头咬耳地讨论几位才女,哪位喉咙更加动听,哪位舞蹈跳的轻盈,

    但谈论最多的,还当是,一曲惊艳全场的妙音。

    众人都在议论,那妙音为何女子,为何有这样美妙的嗓音,却从未听过她的芳名。

    妙音曾经只是一个小戏团的歌姬,那戏团因得了她,才有幸为皇室表演,还是压轴表演。戏团的管事,本以为可以靠着妙音平步青云,谁知这才刚崭露头角,就被皇后将人要了去。

    戏落人散,林涵笑着与每一人道别,不用他们感想,光是看他们的表情,就知他们是何其得满意。

    人走了大半时,苏染夏一行人才款款下来。

    林涵将送客的人任务交给他人,向苏染夏走来问道:“初演非常成功,接下来识香阁就照常运营吗?”

    苏染夏点了点头,指着二楼包厢说道:“包厢开放,不过价钱收的比脆香居高些。”

    林涵表示认同,‘识香阁’起步比‘脆香居’高上许多,日后走的路定然也会更远,价钱收的高也不足为奇。

    光是冲着门上的挂着的匾牌,即使他们收的再多,也不足为奇。

    此行,云乾本想同苏染夏说几句话,可对方从头至尾,都将他视为空气,任他说什么也不给答复。

    旁边的云燮已经开始掩嘴偷笑,安宁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微妙感觉,本以为练就抗打神功的他,脸依旧被啪啪打肿。

    上马车离去前,云乾最后一眼往回望去,苏染夏与云玦面对而立,病秧子不知说了些什么,引得苏染夏嫣然一笑。

    对着自己是一副冰冷模样,对别人却可以展颜欢笑,其中的差别不言而喻。他不记得有得罪过对方,难道自己接近她的目的被识破,这才陡然转变态度吗?

    云乾眼眸寒光闪过,盯着云玦脸色黑沉阴戾,云玦察觉到他的视线,眸光扫了过来,对视的瞬间,云乾眼里警告味十足,云玦却是望了一眼,就扭回了头。

    如果是曾经,他一定会觉得这是懦弱的表现,而此时,他却从云玦侧脸的笑中,感到一丝轻蔑。

    看来,他是该分些精力,在这个落寞皇弟身上了。

    当晚,苏染夏就准备好麒麟红果,隔日实现自己的诺言,将锦盒送进了皇宫。

    天色微亮,紫荆城蒙着一层白雾,宫中的侍从早已像忙碌的蚂蚁,一排排地穿行在蜿蜒的行廊中。

    苏染夏敲响宫苑的门,或许近来她来的频繁,老太监早就摸清她的门路,没一会儿就跑过来给她开门。

    一见她手中拿着锦盒,就问道:“苏小姐,这是来找皇子的吧,皇子正在书房里温书呢。”

    苏染夏点头一笑,随着老太监去了书房,云玦的书房简朴到寒碜,除了书就是书,一排排书柜在房内耸立着,清晨的光被挡在外面,偶尔一丝泄了进来,也被满室的书籍霉味,染成黯然的颜色。

    她穿过繁琐的书柜,在书室最后,找到了云玦,他捧着一本古书看得入神,听身后传来声音,立即将书放回了原位。

    苏染夏没能看见书籍的名字,但却察觉出,云玦动作里的慌乱。

    “你怎么来了?”云玦转过身,一丝阳光从窗棂洒下,被分割成碎片的光,将他的脸色映得发白。

    他的样子与昨天又不同了些,但具体是哪里,苏染夏又说不出来。

    她将手中的锦盒捧着,递到他的眼前,说道:“我把麒麟红果送来了。”

    云玦看了一眼暗红色的锦盒,没有接过手,有些无奈的说道:“昨天只是小福胡言乱语,我的病是天生的,即使用再好的草药也调理不好。”

    麒麟红果虽恢复疗效很好,但苏染夏也知,世间不可能有治百病的神药,她只是私心抱着期望,希望这草药对他有些用处,哪怕一分也好。

    这锦盒放在她床头的暗柜里,每天不眠时,她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从暗柜里溢出的怨气。

    那些怨气缠绕在她的头顶,诉说她的无用,时刻提醒着,曾经有一个人为她牺牲了多少!

    她心里有个莫名的想法,尽管听起来十分荒谬,但云玦若真是眼睛的伪装。

    那么,他就是麒麟红果最好的去处。

    “既然我答应的事情,当然不能反悔,麒麟红果已经是你的东西,我只是送过来而已。”

    苏染夏拉过他的手,强硬地将盒子塞入他手中。

    “那就多谢苏小姐,云玦无以相报。”云玦见她神色决然,只得收下说道。

    云玦古板的性子,倒是不似眼睛那般灵透,说起话来中规中矩,即使她们已经称得上熟稔,也不肯有一丝逾越。

    周围的书柜密不透风,隐秘又给人压抑的感觉,苏染夏望着大部分被遮住的窗棂,说道。

    “没想到六皇子的书这样多,可都读的完?”

    云玦将盒子放在身后架子上,笑着说道:“儿时没有人愿意与我玩,只有将自己埋在书海中,我才不会感到无聊。”

    苏染夏一直觉得,六皇子如此不受宠爱,且形似懦怯,他的才武一定也排在末尾。

    可现在看来,人家不仅拜了大将军为师,读过的书也不止学富五车,那样简单。

    “你的气色,好像比昨日好了许多。”苏染夏盯着他的脸,依旧觉得哪里怪异,或许那怪异的感觉太微弱,以至于让人难以察觉。

    云玦抬手摸了摸自己剑眉,半响,尴尬地笑了一笑,说道:“我也感觉今日,精神要好上许多,这种娘胎里的病症就是时好时坏。”

    两人聊了一会儿,苏染夏得知,云玦母亲十月怀胎时中毒,将毒素传给了肚里的云玦,这才让他一出生,就与常人不同。

    他虽为母亲分担了些,但绝大多数毒素还在她身上,就在他出生不及五个年头里,母亲被埋藏于冬日的寒梅中。

    苏染夏从云玦行宫出来,秋日的清晨还沾着寒气,莹润的露珠挂在树叶上,欲落不落,几分缠绵悱恻。

    清晨赶得急,即使是车夫也没有起来,索性她脚程快,就孤自一人赶来皇宫。可一想起,回去还有好几里的路程要走,她就伤透了脑筋。

    经过一处别院,嗅见院内传来的暗香,她动了动鼻翼,只觉得那香味沁人心脾。

    探头往院子的圆窗里望去,原来是一院落的菊花盛放,真值秋季最绚烂的时刻,这时绿意未尽黄色未满,斑斓夺目很是璀璨。

    这样的日子里,惬意地赏着菊花,喝清酒吃闸蟹,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苏染夏站了门口望了半响,宫中的院子是不许外人乱入的,可她终是抗不过花香诱惑,踏出了步子。

    说是菊花,种类却繁多到眼花缭乱,她自称算得上多学,却也只能说出一两个名字来。

    她摘下一束多头菊,插在素净的发髻上,对着一旁的池水照了照,奈何那水里尽是睡莲干枯的叶子,也照不出什么名堂,她只得将花取下。

    “桃花配佳人,绝配,姑娘为何取下?”

    忽然,一声女声飘然而至,听声音应当是不远处,可她回首望去,却是一个人影也未瞧见。

    正当她疑惑时,看见不远处一棵茂盛的常青树,几块鲜艳的色彩夹在缝隙中抖动。

    定睛一看,原来是那树与花丛,遮挡住一处湖边凉亭,亭上坐着的,正是皇后与一干妃嫔。

    苏染夏心里一乐,这宫里人真会玩,请安都请到花园里来了。

    她眼神错了错,瞥见众多艳丽妃嫔中,一抹殷红色的身影,那女孩面容娇嫩如花,两眼吊起有几分凌厉,正是长生公主云淼。

    皇后一行还未走到面前,苏染夏就先行弯下身子,行了一个礼说道:“染夏拜见皇后娘娘,诸位嫔妃娘娘。”

    这时,皇后已经走到她的身前,拈着丝绢的手往上一抬,说道:“免礼吧,苏姑娘怎么会来这菊园?”

    苏染夏心里一咯噔,听皇后这惊讶的语气,果然这院子是禁止随意走动的。

    她低垂下睫毛,遮住骨碌直转的眼睛,怎么办?

    即使那六皇子再怎么不受重视,皇后应当也不喜自己与他接触,若是知道自己为寻他而来,指不定心里会升起什么心思。

    幸而这条路通往安宁公主行宫,她只要说去找安宁,应当就不会出错。

    “回皇后娘娘,染夏是有一事相求,才进宫来找安宁公主,只是半路嗅见园中奇香,这才失礼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