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八十九章 宝物就在眼前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通往前方的甬道就在眼前,旁边是云乾一群人打斗的声音,苏染夏悄悄探出头望去,只见室内刀光剑影,火花四溅,快速的身影缠绕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来。

    那一行人打得正酣,丝毫没有留意门外的动静,或许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身后还跟着另一批人。

    现下应当愁恼的是,他们应该怎么避开云乾的视线,从石室门前经过,抢先他们一步找到宝藏的最后藏点。

    苏染夏往旁边看去,云玦似乎也正在思索这个问题,刚毅的脸颊在昏暗的光线下,且看不清神色,只是一双眼眸如洒满了星光,璀璨夺目。

    感觉到旁边传来的视线,云玦扭过头来看着她,指了指石室门前上的烛台,说道:“我抱着你使轻功过去。”

    苏染夏顺着他的手望了过去,那烛台比门要高上些许,但因是木头所制,看起来并不结识,若是他们能借着烛台的力,飞身贴着甬道顶部越过,确实可以躲避室内人的视线。

    但若是,那烛台经不起他们的重量,不论发出多小的声响,也会引起云乾等人的注意。

    苏染夏被云玦抱起,她能感觉到对方绷紧的肌肉,似乎也在为这关键时刻而紧张着。

    云玦的轻功向来了得,此时虽然有些紧张,却还是有惊无险地将苏染夏带了过去。脚尖落地时,声音轻若一片羽毛,苏染夏细细听了一下石室中的动静,他们并没有发现的迹象。

    打斗似乎已经进入了尾声,几人的攻击越发的迅猛,因担心被他们追上,云玦没有将苏染夏放下,而是抱着她迅速向前跑去。

    云玦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如此快的速度,脚尖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周围炫彩的画壁往后退去,舞姬美艳的脸孔变成不可分辨的残影,似嗔似怒,又似无尽地哀怨。

    不出半刻,甬道的尽头透出昏黄的亮光,就像无边黑暗中久违的日光。那光亮带着胭脂的浅红,又透着点点绿意。

    等云玦一个踏步迈了出去,苏染夏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幽静的山谷,四面为树荫繁茂的山脉,中间有一方凹陷下去的湖水,不知名的雾气云绕在山谷间,宛若云阶月地。

    夜明珠微弱的光亮,毕竟不似日光强盛,当苏染夏从昏暗的地穴中出来时,眼睛有些微微酸痛。

    她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地形,末了对身边的云玦说道:“你瞧那湖水,是红色的。”

    云玦也早就发现,这里的异常。这里的景色虽美如仙境,却处处透着一丝诡异,仿佛苍天将世间所有不可能的事情,都堆积在此。

    血红色的湖水,在朝霞的照耀下更显红艳,甚至分不清,是湖水将朝阳染红,还是朝阳染红了湖水。

    炙热潮湿的烟雾,从湖面上源源不断升起,就像是被鲜血浸染了一般,透着不详地暗红。

    “这湖水怎么还滚着气泡,连雾气也烧得皮肤疼。”不一会儿的功夫,苏染夏的脸颊便泛起红晕,呼吸也有些困难。

    这里的空气很是稀薄,温度相较于甬道中,也高出好几倍。

    云玦见她实在不适,就拉着她的手寻找出口。环视之下,四处茵绿都被山脉封住,除了他们来时的入口,再无其他出口。

    只是那湖中蒙着的血雾中,隐隐透出些什么,云玦与苏染夏走了过去,雾中被遮挡的东西渐渐露了出来。

    是一座金属制成的桥!

    桥身因常年被湖水熏染,已看不出它本来的眼色,只依稀能从那红色斑驳中,看见几处黑色小点。

    既然湖中央立着一张桥,桥的那一面定然就是出口的位置。只是这湖水,光靠近就叫人难以忍受,怎能再从桥面上经过呢。

    苏染夏往桥对面望去,血色的雾气遮挡住所有视线,除了远处耸立的高峰,他们所能见的范围也仅此十来米。

    “湖面上的温度太烫了,我抱着你过去。”云玦将身上的外衫褪下,披在了苏染夏的身上。

    云玦里面只穿着一件白色亵衣,单薄的衣料根本不能抵挡炙热的温度,若是他就这样上桥,难保不会被趴下一层皮来。

    苏染夏伸出手,想要褪下身上的衣物还给对方,可却猛然被对方抱了起来,吓得她立即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云玦并没有往桥上走,而是脚尖点着桥面,施展轻功向前飞去。那金属桥在湖面上矗立多年,桥面上的温度早就如同炽铁一般,虽只是短暂接触,却还是让云玦感到阵阵热浪,从脚下传来。

    他们甚至能听见,鞋底与桥面接触时,所发出的滋滋声。苏染夏被云玦紧紧护在怀中,她睁开眼缝往下瞅了一眼,只见那湖水暗潮翻滚,湖底是一片深沉的红。

    湖的面积并不大,几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到达了彼岸。只是寥寥几秒的时间,云玦却觉得度日如年,脚部因有鞋底的保护好上些许,腿部的皮肤却免不了被烧伤的下场。

    被抱在怀中的苏染夏,都觉得浑身肌肤疼痛,更何况身上只着单衣的云玦。她将自己肩上的衣服褪了下来,重新披在云玦的身上,并拿出怀中的冰晶丹,倒出一颗递在对方眼前。

    “这么炎热的地方,冰晶丸是没有用的。”云玦看着她手中,迅速融化的冰晶丸说道。

    冰晶草被制作成丹药,失去它大部分的制寒能力,只能应对寻常的盛夏天。在此刻异常的温度下,只能如同被放进火炉中的钢铁,慢慢融化。

    更何况,这冰晶草是他费了力气,才从极寒之地寻来,本意是为苏染夏解暑。用在这种时刻,着实浪费。

    可苏染夏执意要将冰晶丸给他,她见手中的冰晶丸,在一瞬间就融化得失去形状,就再次倒了几颗,放入他手中说道。

    “聊胜于无。”

    她记得云玦曾说,冰晶草有治疗的效果,这里的气温虽炎热难忍,就算是杯水车薪也比没有更好。

    云玦不得法,只好将她手中的冰晶丸吞下,不然以苏染夏倔强的脾气,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几刻冰晶丸刚接触空气,就有了融化的迹象,表面上蒙上一层细软的膜,吞入肚里不似平常般彻骨,却还是让心肺都舒畅了不少。

    他能感觉皮肤上的温度,渐渐降了下去,待是体力恢复了一些,他说道:“那三王爷不知什么时候赶上,我们还是快些行动为好。”

    苏染夏点了点头,随着他往里面走去,不久便看见一扇大门,半遮半掩于茂盛的丛林中,敞开的大门似是欢迎他们的到来。

    门内昏暗一片,隐隐有荧光闪动,他们实在是被那覆骨虫给追怕了,站在门口踌躇犹豫。

    云玦看了一眼身后,朦朦胧胧地雾气,让他们看不见对面的情况。但云乾等人的打斗本就接近尾声,此时他们应该就快要赶上。

    “我走前面,你跟在我身后,若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们便往前跑。”云玦对身边的苏染夏说道。

    时间不等人,眼前他们不能再有别的顾虑,好不容易寻见的宝物就在眼前,岂能允许一丝顾虑而却步!

    苏染夏点了点头,云玦适宜应付各种突发事件,若是让她走在前面带路,反而不知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何况,云玦也不会同意,让她走在自己前面……

    门内的气温,要比室外低上许多,当他们踏进门后,就能感到丝丝凉意迎面而来。

    “砰!”

    就在他们走进门内几步后,身后的房门就自动关上,室内的最后一丝光亮,也被锁在了门外。随即,暗中传来几声声响,黑暗的洞穴顿时亮了起来,墙壁上的火烛不明不灭地闪着。

    当整个洞穴都亮起时,他们才看出洞穴中的全貌来,红色的火光将洞内映得亮如白昼,方才他们在洞穴外,看见的闪光竟是洞内的晶体,发出的光亮。

    洞穴的两边和墙壁上,布满了水晶簇,或蓝或白或紫,错落有致地分散开来,映着灯火的火光,放眼一看如银镜世界。

    脚下也是由白色水晶组成的地板,不同于覆骨虫的那个洞穴,这里的晶体俨然是经过打磨,光滑无比光可鉴人。

    “好像没有危险,我们往前走吧。”苏染夏环视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异样的情况,便对一旁的云玦说道。

    云玦点了点头,两人一步不离地往前走去。

    晶洞看起来辽阔无边际,红色的火光延绵在尽头,不知会有什么在等着二人。

    云玦与苏染夏一路提心防备,却什么也没发生,让他们进入了洞穴内部。

    往里走的时候,晶体的洞穴就发生了改变,越往深处墙面上的晶体便越少,反之出现的是黑黄色的矿石,矿石布满了洞穴的墙壁上,隐隐有金光闪烁。

    深处的洞穴逐渐宽广,走了大约有半刻钟的时间,他们就看见了洞穴的尽头。

    一个诺大的石室中,一口千年寒冰的棺材,被摆在一个圆形神坛上。

    棺材的旁边有三个水晶砌成的台子,每一个台子上面,都摆放着一个匣子。

    苏染夏与云玦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眸中,看见欣喜的神色。想来那三样宝盒中,就放着他们此行所要找的东西了。

    一想到此行费了多少心血,苏染夏心中的喜悦就汹涌澎湃,她正想一步跨上神坛,却被身旁的云玦拦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