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废后 > 第四十八章 死里逃生
    ,最快更新嫡女废后 !

    ”锵!“一只飞刃射来,击在刺客手中的短刺刀上,只听一阵嗡嗡声响,那刺客竟被直接震麻手臂,手中短刀应声而落。

    黑夜中,几道身影从房檐上跃下,手持冰蓝色长剑,一对一的袭上刺客。

    那几位刺客见大势已去,对望一眼,便使着轻功飘然而去。

    苏染夏在失血过多昏迷时,想得第一个问题竟然是,庆幸自己没有妄想逃走,不然现在莫说是重伤,只怕连命也没了。

    她恍恍惚惚的又回到,那个血染红天的日子,面含冰霜的男人手持长剑,一下划开她的肚皮,将她那猫儿大的孩子穿刺在刀剑上!

    云乾一脸嘲讽又畅意得看着她,一刀一刀将他们的孩子削肉而死!

    ”不要……求求你,不要……“苏染夏痛苦的抓着头发,想要去阻止他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心像是被火燎一般剧烈疼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成一滩肉泥。

    ”你放过他啊!终于再忍受不了这痛楚,她仰天大叫,目流血泪。

    猛然,苏染夏从梦中睁开眼睛,眼里是一片红色的血丝,就像染着鲜血一般通红。

    她摸了摸湿润的面颊,这才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发生过的噩梦。

    即使她重生了又能如何,她那可怜的,还未能来到世间的宏儿,已经永远地离她而去了。

    “你在哭什么?”一声娇嫩的女声在房内响起。

    苏染夏茫然的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内,说话的人正是坐在房内中央的安宁公主。

    安宁公主惬意的靠在美人榻上,一边吃着荔枝一边指着她泪流不止的眼:“你睡觉时也一直在哭,是伤口太疼了吗?”

    有次由于她过于贪玩,从榕树上掉了下来,虽然下面有奴才们垫着,但她的屁股还是止不住的疼。那个时候,她眼泪就哗啦啦掉,直到父皇将那颗百年榕树砍掉,她的心情才稍微好受了些。

    “或许是吧。”发现在陌生的环境中,苏染夏本能收起软弱的一面,将脸上的眼泪都擦拭干净后淡淡的说道。

    这时的云嫣儿,尚被皇帝保护在象牙塔中,哪能知晓,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疼痛,都比肉体之痛,更来的锥心刻骨!

    “没想到,你这么牙尖嘴利的人,受起伤来,也跟寻常人没什么两样嘛!”安宁公主摸着自己的小辫子,一脸得意的走到苏染夏身旁,好似得知了她天大的秘密一样:“那你梦中又是在和谁说话啊,什么不要放开他的。”

    前晚宴会时,她本想逮着苏染夏,将白玉如意交还给她,哪知被一些事情绊住了脚。宴会过后,苏染夏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任她在身后大吼大叫,也没理睬她半分。

    无奈自己又不能随意出宫,只得让自己的近身侍卫将她掳回来。谁知,人是带回来了,却是个半死不活的。

    还好这人是遇上了她,她身上的毒奇特无比,恰巧宫中的药书上就有记载如何解此药,不然这苏染夏怕是一命呜呼了。

    苏染夏听她问话,脑海中又闪现云乾扭曲的面孔,捏紧了拳头,嘴上却淡淡的说道。

    “没有什么,我做了噩梦罢了。”

    这话答得模糊,安宁公主也没什么兴趣,便耸了耸肩膀说道:“那你知道昨晚刺杀你的刺客是谁吗,还好你被我的人救了回来,不然早就横死街头了。”安宁公主说完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依旧无多大波澜,便不甚满意的说道:“你还不快谢本宫救命之恩!”

    苏染夏浅笑一声,这公主还真是孩子心性,便依着她的意,做出一脸感激的神情,说道:“多谢安宁公主救命之恩,今后苏染夏定当铭记这泉水之恩。”

    安宁公主傲慢的点了点头,算是满意了她的答谢,接着说道:“那刺杀你的人,本宫是没能帮你抓到,但是本宫的人带回了这个。”她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木质香盒,盒子里静躺着一柄寒光闪耀的匕首。

    匕首做工质朴,甚至可以说的上简陋,但刀刃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你看这里。”安宁指着匕首刀刃上的刻痕。

    苏染夏闻言看去,那些刻痕她方才也曾注意,本以为只是刀剑上普通纹路,没想到竟然是副奇怪的浮图。那副图构成一位女子的半张脸孔,从每个方位看,女子脸上的表情都不尽相同,观看久了甚至会让人有晕眩的感觉。

    可苏染夏却觉得,那个女人的相貌,似曾相识。

    “这是喋血盟的标记,是近几年迅速成长的地下门派。”安宁公主转了转手上的匕首,将匕首的刀剑往下丢去,刀刃插入大理石地板中,不动分毫:“喋血盟的武器制造被誉为江湖第一,与鬼楼同是朝廷的心患,关键时刻就下你的,俨然就是喋血盟的人。”

    说完,安宁公主踢了踢插在地板上的刀刃,见其不动就只好作罢。

    喋血盟,上一辈子她并不曾记得,江湖中有喋血盟之说。怎生这辈子,事情会有了这么多的转机?

    还有眼前的这个娇俏女孩,上辈子她与云嫣儿的关系,也只是惊鸿一瞥,怎么现在却纠缠不断?

    苏染夏摸了摸自己的伤口,看来世间万物的发展都有因过关系,她只是拒绝了云乾的求情,便惹出如此之多的事端。

    虽然麻烦,但事情的走向,总归是向着对她有利的方向走。

    安宁公主让人拿着如意进来,连同匕首一起帮她包好,放在她的枕边。

    “你的伤势未好,还是在宫中养伤妥帖一些。”安宁公主坐到床边,伸着细白的小手戳着苏染夏的脸颊,说道:“你放心吧,既然你把如意借与本宫应急,本宫定会派人好生照料你的。”

    苏染夏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便知她只是想把自己当个小玩意,闲来无事时解解闷。可拒绝的话到了口边,又被咽了下去。

    这宫中神医无数,名药万千,她的病势自然会好得更快些。而且自己半路遭人刺杀,就这样回去,指不定爹爹会怎样担心,最近的爹爹气火正旺,她可没那个胆量往上浇油。

    更何况,她心心念念的六皇子云玦,不正是在这深宫中吗?

    “好,既然如此,就有劳安宁公主照料了。”

    安宁公主见她答应的爽快,惊讶的瞠大的眼睛。她本以为自己还要使些强硬手段了,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愿意留下了。

    “太好啦!终于有人愿意陪我玩了。”安宁公主一蹦三尺好,蹦蹦跳跳的在房间里转了几余圈后,对苏染夏说道:“你等着,我去那些新奇玩意儿与你看看,你可别又睡着了!”

    苏染夏无奈的笑了笑,刚刚还誓言要好生照护自己得人,这会儿为了玩闹,连觉都不让她睡了。

    几天过后,苏染夏深刻的为她所作出的决定,后悔着。她终于知道宫中为什么人人称云嫣儿为小魔头,因为她实在是精力旺盛,且乐于看他人苦闷的表情!

    云嫣儿多次命人,在她每日必喝的汤药里,添加古怪的调料。酸甜苦辣咸融在一碗药水里,单是一口,就叫苏染夏吃尽了苦头。

    可她表面上依旧表现出淡漠的神情,即使所有的味蕾都炸开了花,她也能眉毛都不曾挑下,淡淡的喝完整碗药水。

    苏染夏越是这样,就让云嫣儿越想使出浑身解数,就为看她脸上吃瘪的表情。索性后来就搬到苏染夏房间,与她一起同住,午夜时分敲锣打鼓,硬是不让她睡个安稳觉。

    后来实在没了法子,苏染夏让安宁公主给她拿来一玉箫,朱唇轻启,幽冥动听的音乐就倾泻而出,流淌在房间的每一角落。

    那乐声如蓬莱仙境的靡靡之声,含着世间千般思绪与念想,勾出人心最脆弱的一面。

    可那安宁公主自幼受尽宠爱,哪能知晓情感之苦,她只是呆呆的听着萧声,仍由自己的魂魄随着飘渺空灵的乐声,进入苏染夏构建的幻境中。

    萧声戛然而止,苏染夏放下玉箫,望着眼前昏睡在地上的云嫣儿。她嘴角勾着甜甜的笑意,不知是做着怎样的美梦,一脸天真无邪的可爱模样。

    凡者用锐器伤人,不凡者却以声杀人与无形。

    这是她的娘亲,将九宫玄谱交于她时所说的话。可,纵然她有操控人心的能力,在离世之前,也从未想过伤害任何一人。

    娘亲的乐声幽静引人悲痛,她的乐声空灵善造幻境。叫人沉沦在幻梦中,不知今夕是何年。

    聒噪的源头终于消停,她也终于能好好休息一番,忙抓着云嫣儿做梦的功夫,躺在柔软的床铺上酣甜入睡。

    丝毫不去想,那娇嫩的金枝玉叶,现今还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第二天一大早,苏染夏在丫鬟们进来之前,用萧声将安宁公主叫醒。安宁公主醒来,先是迷茫的揉着眼睛,不明白自己怎会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