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魁之死 > 第三章
</br> 三天的考核期终于过去了。
</br> 唐立秋一行人结束了最后一天的洒扫工作,跪坐在小厅前,听老板的训话。
</br> 老板勉励了她们:“过去几天大家辛苦了,都有好好坚持,努力自己的工作,也没有犯错。我在这里代表山御茶屋,感谢大家的辛苦付出。”
</br> 说完感谢的话,严肃了表情,继续说:“那么在此,欢迎各位加入我们山御茶屋,接下来大家就会在此生活学习,努力成为艺伎。我们山御茶屋是采取学徒制,你们会分为两组,跟随高级艺伎,工作以及学习。茶屋也会安排一些课程让大家学习,具体到时候会通知大家。”
</br> 接下来就是老板娘,上前说话:“接下来希望各位继续努力,一切生活上的事宜可以里找我,如果我不在也可以去请教玉师傅。等会各位就跟着你们分配的艺伎姐姐去新的住所。大家加油。“
</br> 简单的训话后,老板和老板娘又忙开了。
</br> 唐立秋和小清一起,被分配给现在的花魁——清羽花魁。
</br> 是花魁身边的见习艺伎环芝过来领她们俩。
</br> 唐立秋和小清跟随环芝去到新的地方。
</br> 清羽花魁住在二楼,位于茶屋的中部,她独自一人住在一间很大的和室,其他的见习艺伎则住在两旁的房间。
</br> 唐立秋小清被安排和环芝住在一起,她们的房间就在清羽花魁的隔壁,方便照料清羽花魁的衣食住行。
</br> 到那已经是晚上了。
</br> 唐立秋和小清到房间后,把自己不多的随身物品放入壁龛,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环芝进来招呼她们赶紧去洗漱。
</br> 现在清羽花魁还在楼下的和室招待客人,可能要留宿,房间正在由环芝收拾布置,唐立秋知道不能耽搁,赶紧洗漱完回到房间。
</br> 环芝让她们把清羽花魁的物品分门别类的收纳进柜子和箱笼,熏香放置好,浴衣和干净的棉帕也放在指定的位置。
</br> 收拾好了之后,带着他们回隔壁的和室,哄她们先睡下。
</br> 虽然对清羽花魁充满着好奇,但过去三天的辛苦工作,与骤然得知自己合格,一口气终于松懈下来,唐立秋很快便睡着了。
</br> 茶屋主要的营业时间是从傍晚起,不过小孩子的睡眠仍旧是很重要的事项,在没有特殊要求的情况下,茶屋里的小孩子都是可以在晚上睡一个好觉的。
</br> 也许是换了地点,唐立秋并未像往常那样进入深睡。而且目前的居所靠近花魁的屋子,相较于之前下女所居住的区域,要吵闹许多,她不敢抱怨,在睡睡醒醒中浮沉,直到咚的一声。
</br> 唐立秋从睡梦中惊醒,她没敢出声,而是先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br> 本该睡在身边的小清并未在自己的被褥里,另外一边,环芝还未回来。
</br> 她揉了揉眼睛,打算起来找寻小清。
</br> 睡前环芝曾经提醒她们,目前所住的区域是客人会涉及的区域,不允许她们随意走动,以免冲撞到尊贵的客人们。
</br> 所幸小清并未走远,她在房间的角落里,隔着拉门的缝隙,窥视着花魁的房间。
</br> 让唐立秋想到之前和山崎尾仁窥视的情形。
</br> 她怕会惊吓到小清,对方会发出声音。于是慢慢走上前,跪坐下来,轻声呼唤着小清。
</br> 其实这时,她已经知道小清在看什么,两个房间仅由一扇拉门隔开,几乎没有隔音效果。花魁和客人的声音清晰可闻。
</br> 小清发现她醒过来,朝她招手。脸上全然是欢愉的样子,她似乎非常能适应茶屋无处不在的声色气息。
</br> 唐立秋被召唤着,走上前去,轻轻地靠近门缝,窥视着另外一边,活色生香的世界。
</br> 这时的花魁,正被客人舔舐着。
</br> 男人匍匐在地面上,双手捧着花魁的大腿,脑袋埋在花魁的腿心,一下一下舔着花魁的阴部。
</br> 清羽已经完全不见人前的高贵清淡,嘴上的胭脂已经被吃掉一半,半张着,发出吟哦的声音。腰带松垂,已揽不住衣服,巨大的蝴蝶结散落在旁边的地上。
</br> 双腿大开,坐在地上,两只手搭在客人的肩头,欲拒还迎的推拒着。她光洁的双腿露在和服之外,小腿白皙,隐约有些抓过的红痕。脚上的一只白袜掉落,露出她的一只脚。
</br> 洁白,涂着红蔻。
</br> 清羽整个人承弓状,向后仰着,似乎是承受不住男人的动作。腿间一阵一阵,舔舐带来的麻痒刺激,她终于承受不了,哭叫着客人的名字。
</br> 男人却不想这么快让清羽到达巅峰,从腿间抬起头来,他很满意清羽现在的样子,为他痴狂,为情欲所迷炫。
</br> 他倾身,揽住花魁的腰不让其躲避,亲吻着花魁的双唇,然后慢慢往下舔咬着她的脖颈。
</br> 清羽发出颤音,她此处甚是敏感,被舔咬着,心里有只小爪子一挠一挠。
</br> 男人随后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腿间的阳物,已经是蓬勃豫章的样子,他从花魁的腿间,摸了一手的湿润涂在上面。
</br> 另一只手在腰后往前
</br> 一带,花魁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
</br> 用阳物蹭了蹭花魁的腿心,猛地冲进去。
</br> 清羽有几秒钟完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脚趾回扣,双手抓着男人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气。
</br> 可还没等她缓过来,男人就开始了攻击。
</br> 清羽像是乘上了小船,在情欲的浪海里一颠一颠,她发出快乐的呻吟,跟着男人的动作。
</br> 男人不满足于只用阳物征服清羽,他拨开清羽胸前的衣物,含住其中一只乳的前端,用上舌头和牙齿,欺负的它变红肿大。
</br> 清羽之前已经积累太多,没等男人动作多久,就到达高潮。她拼命往上铮动,想缓解这铺天盖地而来的快感,但男人死死的扣住她,他看出清羽快到了,加快腰间的耸动。
</br> 当清羽花魁高潮时,他猛地一冲,用力抵住,花魁分泌的快乐液体浇在他埋在她体内的物体,随之而来的甬道收缩,他也没有克制,随之释放。
</br> 这一波热液,又冲的花魁一颤一颤,完全无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躺在榻榻米上。
</br> 唐立秋看到这,口干舌燥,她不敢往小清那看过去,但是余光看见她的手一直在动。
</br> 不远处,有脚步声走来,吓得她赶紧跑回被褥里,躺好闭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