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魁之死 > 第一章
</br> 唐立秋站在人牙身后,眼前的茶屋漂亮不似真实。连日的赶路奔波,她的肚中已经干瘪,却只能规矩站在原地,等茶屋老板的相看。
</br> 当看到茶屋大门上的几个大字:山御茶屋,唐立秋便知,时间穿越局确实把她送到了正确的地点。她是回来调查高尾花魁的死因。
</br> 这位历史上出名的花魁,因其往来的文人画师用很多的诗作和绘画记录,在历史上可是赫赫有名的,另一点则是高尾花魁实际在正式成为花魁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香消玉殒,明明昨日还和熟客约好要一同赏枫,翌日却传出死亡的消息。花魁的常客们耿耿于怀,只是从来没人真实知道确切的死因罢了。
</br> 连坟墓都是衣冠冢,茶屋负责人山崎尾仁宣称高尾是因急症过世,故遗体按其意愿火化。
</br> 大部分与高尾花魁有旧的人都接受了这一说法,但还是有几个情深的熟客,总觉得事有蹊跷,一直难以忘怀。
</br> 唐立秋便是受其中一位的后人委托,利用时间穿越局提供的服务,回到高尾花魁生活的历史里一探究竟。
</br> 唐立秋其人,早年父母双亡,为了医治和安葬欠了一大笔费用,走投无路之时选择接下这项委托。时间穿越局其实提供两种服务,前者客户穿越回去是穿越回历史平行,可以自由活动,并不会影响真正历史走向;另一种就是唐立秋这种,因为第一视角却不能按自己意愿,所以对用户的影响很大,选择这项服务的人极少。
</br> 整个过程中唐立秋都有真实的感觉,除了思维之外,其余的感官都和高尾莲同步。
</br> 面前的茶屋老板似乎挺满意的,爽快地付给牙人钱财。老板娘走上前来,蹲下看着他们几个小孩,面容亲切,关心地问她们饿不饿,然后就带着她们进到茶屋内。
</br> 一路上走着,唐立秋不禁感叹,茶屋内部别有洞天。占地面积不是很大,有小池和山。回廊深深。虽然并未多做漆饰,但因房屋挑高,深重的颜色显得大气,原来山御茶屋是这样的呀。
</br> 路上还遇到一个穿着讲究的小男孩,身后有仆从跟随。老板娘停下脚步,向她们介绍:“这位就是山御茶屋的小少爷山崎尾仁,你们以后见到他要记得行礼,知道吗?”
</br> 山崎尾仁并未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她们一行人避让到旁边,等对方走过去才继续前行。
</br> 原来山崎尾仁幼年时期已经是颇具气势,长相清贵,眉眼凌厉,对方端着一番姿态却并无骄矜感,想必平日里的学识赋予他足够的气势来撑住。
</br> 到了近厨房的位置,老板娘介绍厨房里正在工作的妇人:“这位是安室桑,大家平日里吃的饭食都是安室桑负责的。安室,不拘什么,给她们来点吃的吧。”
</br> 安室抬头看了几个小女孩一眼,拿出餐具,现在并不是用餐期,厨房只有米饭,她盛了几晚碗米饭
</br> ,点了一点猪油盐和酱油,并一碗味增汤,放在她们面前。
</br> 几个小孩赶忙感激地说:“感谢,我们开动啦。”然后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br> 老板娘温和的跪坐在一边,看着她们吃。老板娘虽然已经是人妇,但是保养甚好,看不出年纪,身形被和服遮掩住,但是跪坐时仍看得住线条,面容姿态高雅,虽然做派亲切,但实在是一位美妇人。唐立秋对其很有好感。
</br> 吃过晚饭后,唐立秋一行又被领着介绍了一下茶屋的基本构造,以及她们日后可以活动的区域。间或老板娘也会告知她们一些基本的注意事项,例如晚上不要随意走动等。
</br> 然后领着她们去了休息的地方,今晚她们不用做任何事,但是要彻底的把自己洗干净,免得带一些跳蚤虱子进来。
</br> 茶屋浴室是公共洗澡间,唐立秋满眼白花花的肉体,不过大都是下女和仆人,所以并无什么看点。几个小孩身上都挺脏的,还好没有头虱和跳蚤,换洗了几桶水后,大家的长相也就很清楚了。
</br> 以唐立秋来看,最漂亮的估计是她自己,也就是高尾莲,只是没有镜子不确定。其余几人各有特色,小清最为清纯,小和则是可爱的娃娃脸,小艺脸蛋很小,精致。
</br> 洗过澡后两个人一组跟着一位下女睡觉,暂时是这么安排的。小清和唐立秋跟着一位负责洒扫的下女睡在一间和室。面积很小,但或许是太过劳累,唐立秋很快便睡着了。
</br> 晚上吃的酱油拌饭有点咸,睡前又未饮水,深夜唐立秋醒了,不敢叫醒旁人,她回忆了一下厨房的位置,打算去厨房找水喝。
</br> 一路上并未看见其他人,很是安静。唐立秋虽然有点在意老板娘交代的,晚上不能随意走动,但是干渴还是让她继续小心翼翼往厨房走。
</br> 突然间,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捂住她的嘴,也避免她叫出声。唐立秋吓到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听见耳边轻声询问:“不准叫,我就松开手。”
</br> 唐立秋点点头,嘴上捂着的手撤去,她转过头去,竟然是山崎尾仁。虽然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这个时间这样身高的男性,只可能是他。
</br> 唐立秋小心的低头解释:“我有些渴,起来找水喝。”
</br> 山崎尾仁上前一步,伸手拖住唐立秋的下巴,把她的脸带到月光下,细细打量。然后一言不发地搂住她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br> 唐立秋害怕,但是不敢出声,只是跟在后面。他们俩上到茶屋二楼,一阵或高或低的呻吟声渐渐传来。
</br> 唐立秋愣住,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艺伎房间传来的。但是早先老板娘带她们熟悉的时候,说过这边是老板一家居住的地方啊。
</br> 山崎尾仁把她推到一个壁龛里,从另一边拉开一条缝。推着唐立秋去看,还很有先见之明的捂住她的嘴。
</br> 确实应该捂住,因为和室里呻吟的正是老板娘,而另一个人竟然不是老板。
</br> 唐立秋抱住山崎尾仁捂住她嘴的那只手,她简直惊住了。
</br> 白日里,端庄高雅的老板娘,此刻,两眼迷蒙地坐在身后男性的怀里,腰上系的腰带早已松散,松松垮裤勉强系住和服,平日里围得很好的和服下摆散开,老板娘穿着白袜,纤细洁白的小腿伸出来。
</br> 老板娘被身后的男人抱在怀里,左手捂着男人伸进她上衣里的左手,另一只手欲拒还迎的拦住男人另一只手,但是并没有拦住,男人的手还是伸进了裙摆里。
</br> 老板娘开始颤抖,洁白的脖颈被男人啃咬着,她发出难耐的呻吟声,身体随着男人的手摆动着,嘴里还在喃喃着不要。
</br> 唐立秋被老板娘的大胆吓到了,真要偷情,为何不选一个更隐蔽的位置,她都看到靠窗摆放着老板的和服,意味着这里其实是老板和老板娘的寝居。
</br> 随后,她惊讶察觉另一边的壁龛里,老板正在那看着,看老板娘和一个男人。
</br> 山崎尾仁似乎是从她的动作,意识到她发现老板了,于是低头在她耳边说到:“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父亲喜欢看我母亲被其他男人奸淫,你猜这个男人是谁?”
</br> 唐立秋没有回答,她从男人的服装,和摆在一旁的东西,认出这个男人是打更的。
</br> 打更男人把手从老板娘的胸前拿出来,扳过老板娘的脸,吸她嘴里流出来的口水,老板娘双手握在男人的另一只手,不时的身体往后收缩,小腿也一摆一摆的抽动,一只脚上的白袜都蹬掉了,露出涂染蔻丹的小脚。
</br> 男人摸了一会后,把手抽出来,在老板娘的和服上擦了擦手上沾染的汁液,拖住老板娘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面对他。老板娘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换了一个方向。
</br> 男人躬身在下面摸索了一下,然后往前推。老板娘猛地一颤,撑住男人的肩膀,脖颈往后倾,一只手握拳捣住嘴,压下尖叫。
</br> 随着男人一耸一耸的用力,老板娘也起起伏伏。从声音听来是愉悦的,男人把头埋在她的胸部,舔咬使得她更加花枝乱颤。
</br> 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老板娘的身体也在绷紧,一个猛地冲刺,男人抱住老板娘,嘴里低吼出声,老板娘的身体则往后弯,形成一道弧线,大口喘息。
</br> 只是还没一会,老板娘又开始吟哦起来,新的一轮开始了。
</br> 唐立秋就这么看着,和身后的山崎尾仁,她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了,醒来已经是早上,她睡在和室的门口,是下女起床,拉开门发现了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