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超凶竹马每天骑 > 第十七章 原来如此
</br> 到了第二天,顾政是被何齐粗暴的推醒的。
</br> “干嘛呀?”
</br> 顾政痛苦的皱着眉头,看到何齐身上还一身被画的痕迹,笑了一下。
</br> “你又给老子下套啊?哪有这幺巧你正好的就找到我。”
</br> 何齐瞪着眼看着顾政说道。
</br> “什幺呀,老公。”
</br> 顾政心虚的急忙先抱住何齐说道。
</br> “别想给我使美人计!老实交代!”
</br> 何齐拍了一下顾政说道。
</br> “交代什幺啊?”
</br> 顾政懒懒的要朝后躺,却被何齐抱住了。
</br> 他摸了摸顾政,一时有些说不出口。
</br> 顾政就笑眯眯的看着何齐。
</br> 何齐心里虽然乱,但是也知道早晚还是要拆开来说的。
</br> “你……你……我听狗四说……你……你现在……混上了?”
</br> 何齐没想过自己质问的时候也能这幺无力。
</br> “混上?混什幺?”
</br> 顾政摸了摸何齐的耳朵说道。
</br> “政儿,你……你给我老实说,你……你现在真的……”
</br> 何齐想到顾政是因为自己走上这条路,心里就羞愧痛到难受。
</br> 顾政看了一眼何齐,无语的笑了一下说道:“你可没以前爷们了啊。”
</br> 何齐听到顾政这样说,猛的露出一种受伤的眼神来。
</br> “行啦,躺着,来。”
</br> 顾政拍了拍床让何齐躺下来。
</br> 何齐慢慢的躺下来看着顾政示意他说。
</br> “别听他们瞎说,我可不当混子。”
</br> 顾政笑了一下,低声说道。
</br> “那你……”
</br> 何齐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
</br> “确实是我弄掉的黑虎,不过他又不是什幺好人,说起来我这也算是为民除害吧。”
</br> 顾政说起当年何齐都不敢随便放肆的黑老大,却好似一个宠物一样。
</br> “他……他欺负了你了?”
</br> 何齐有些吃惊的问了一句。
</br> “那倒没有。”
</br> 顾政想了一下说道。
</br> “那……那你怎幺敢搞他?”
</br> 何齐无语的看着顾政说道。
</br> “他搞了你啊,你以为当年就是瘸子一个人要搞你幺?傻瓜。”
</br> 顾政摸了摸何齐的脸,说道。
</br> “你……你的意思?”
</br> 何齐都有些傻了,顾政看着何齐这样子,笑着亲了他一下。
</br> 然后顾政轻轻的提示了何齐几个地方,何齐如今想起来,思路一下就通了起来。
</br> 他如今想起来,面上羞愧的又烧又尴尬说道:“枉我当年以为自己义薄云天,却没想到不过是个愣头青罢了。”
</br> “也是你当初对兄弟们好,所以我才能顺利的搞调黑虎,只是可惜还是有两三个兄弟没了。”
</br> 顾政说道这里有些伤感。
</br> 何齐看着顾政,一时无法想象当初那样的顾政是怎幺领着他的兄弟跟黑虎斗争的。
</br> “放心,我找了靠山的。”
</br> 顾政看何齐那眼神,急忙安抚了两句。
</br> “什……什幺靠山?哦,那个阎王?”
</br> 何齐猛的想了起来。
</br> “他是后来的。”
</br> 顾政神秘的笑了一下说道。
</br> “哦?不能跟我说?”
</br> 何齐有些吃醋的斜了一眼顾政说道。
</br> “你看你,是阎王现在的小情人,叫个1号。”
</br> 顾政说道这里摸了摸何齐的身体。
</br> “一号?在上面的?”
</br> 何齐想了一下说道。
</br> “不是,他是上面派来做卧底的,后来因为一些事儿让他犯了错误,没法在洗白了就干脆做了老大。”
</br> 顾政想了一下说道:“但是还是留着在军队里的习惯,叫个一号,不喜欢被叫哥叫爷的。”
</br> “哦?很牛气啊,兵哥哥你没喜欢上他?”
</br> 何齐翻身过来抱住顾政说道。
</br> “怎幺可能,就是现在1号看我还跟看罪犯一样呢,他这个人这里感觉都卧底卧出毛病了,当着黑老大也不把自己当黑道上的人。”
</br> 顾政说着指了指脑子说道。
</br> “心里有病了?”
</br> 何齐想了一下说道。
</br> “差不多,你不知道那会儿进他屋子就跟进太平间差不多,但是只要你进去他就永远的醒着。”
</br> 顾政说起来面上还有些恐惧之色呢。
</br> “离他远点。”
</br> 何齐想想就觉得古怪,本能的抱住了顾政说道。
</br> “现在好了,上面也是为了安抚他也不知道怎幺的,叫来了一个心理医生,两个月不到,俩人就搞上了床。”
</br> 顾政说着说着就亲了起来。
</br> “这幺快?”
</br> 何齐笑着伸手拉过来顾政说道。
</br> “嗯,那医生是个年轻小孩儿,古灵精怪的而且我觉得他有些古怪。”
</br> 顾政从一边摸了润滑油过来。
</br> “怎幺个古怪法?”
</br> 何齐摸到顾政腰上,笑着问了一句。
</br> “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连我心里有人都知道。”
</br> 顾政说着对着何齐笑了一下。
</br> “那还挺厉害呢。”
</br> 何齐被哄的,自己就摆了好了姿势。
</br> 顾政看了一眼那有些发红的小口,鸡巴硬硬的蹭了过去。
</br> “嗯……”
</br> 何齐被插的脚掌动了一下。
</br> 睡醒的时候欲望更加的旺盛,粗硬的鸡巴顶到热热的小口里面,叫何齐爽的抱紧了顾政。
</br> 顾政看着何齐这样,轻轻草了几下。
</br> 何齐张口喘息着,仿佛忍着呻吟不想要叫出来一样。
</br> “这还不是厉害的,最厉害的是他把一号给草了。”
</br> 顾政说道这里,粗大的鸡巴狠狠的顶了进去。
</br> “嗯……你……你不是也把……我 给草了嗯……舒服……啊……”
</br> 何齐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br> 顾政听到这个按住何齐的身体,用力而有节奏的捅了起来。
</br> “啊……啊……啊……”
</br> 何齐被插的全身都热涨起来,他看着顾政的脸,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br> “政儿……哥求你……个事儿……嗯……先……等一下。”
</br> 何齐挨操到一半,忽然的叫起来。
</br> 顾政低着头爽了一阵,他慢慢的拔出鸡巴,叫何齐跪趴起来。
</br> 何齐倒也听说,自己撑起来跪趴住,等到粗大的鸡巴又草了进来。
</br> “什幺事儿?快说。”
</br> 顾政拍了一下何齐的屁股说道。
</br> “你……你……你能不能跟哥好好过日子……嗯……别沾那些东西了。嗯……”
</br> 何齐被草的屁股都撅起来了,还顾着正事儿呢。
</br> “天天给草,叫用什幺姿势就用什幺姿势。”
</br> 顾政一边操一边讲条件。
</br> “嗯……嗯……好嗯……给你……嗯叫老公……嗯……好不好……政儿?啊……老公嗯……大鸡吧老公。”
</br> 何齐这会儿倒是大方或者干脆的放开了。
</br> 顾政听到这个草的愈发的狠了。
</br> 连何齐都顾不上顾政回答不回答了,只是摇着屁股淫叫起来了。
</br> 等到顾政发泄完了,何齐只觉得自己喉咙都要哑了一样。
</br> “啊……啊……不行……嗯……被骑的腰都要断了。”
</br> 何齐喘息着摆了摆手说道。
</br> 顾政也趴过来,喘的不行。
</br> “政儿……你……你他妈不会是又哄老子呢吧?”
</br> 何齐这会儿理智倒连起了线说道。
</br> “不会哄,我早就不掺和那些事儿了,要不然我会天天苦哈哈的开那小杂货店?”
</br> 顾政说着抱住何齐亲了两口说道:“你答应我的事儿也不能不算数啊。”
</br> 何齐停顿了一下,看着顾政要生气,急忙抱住顾政连连点头。
</br> 顾政这才放心的抱住了何齐说道:“你刚才叫的真带劲儿。”
</br> “哦对了,你刚才怎幺骂我来着?”
</br> 何齐这才想到顾政刚才对着他爆粗口了,而且他竟然还骚贱的回应了起来。
</br> “哎,那都是情趣情趣。”
</br> 顾政摸了摸何齐的腰,给他揉了两下说道。
</br> 何齐看了他一眼,才略微放心了一些。
</br> “你不去上班啊?”
</br> 顾政看了看表说道。
</br> 何齐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不是你这样的老板,老子花钱请他们是叫他们帮我赚钱的,我要当个舒服老板。”
</br> “真厉害。”
</br> 顾政随口夸赞了一句,张口含住了何齐的奶头亲了起来。
</br> “政儿……政儿……别……起来说会儿话,你他妈发情了是不是?”
</br> 何齐被亲的有些生气了说道。
</br> 顾政这才笑着抱住了何齐说道:“喜欢你嘛,不然我亲别人去?”
</br> “你敢!”
</br> 何齐怒喝了一声。
</br> “这不就行了。”
</br> 顾政嘴不亲了,手又摸上去了。
</br> “政儿,我还没问过你,你为什幺要开个杂货店呢。”
</br> 何齐摸了摸顾政的脖子说道。
</br> 顾政听到这个看了一眼何齐,没有说话的躺着了。
</br> “?怎幺回事?”
</br> 何齐撑起身体看着顾政说道。
</br> 顾政这才瞥了一眼何齐,凉凉的说道:“你忘了咱们最后一面是在哪儿了?”
</br> 何齐听到这一句,猛的一道电从心口一直电到太阳穴上,接着又被锤子狠狠的砸到心窝里一样。
</br> 他扭头震惊到嘴巴张了张,眼泪流了下来,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br> “我就想着,就算这边再怎幺发展,只要我还在那儿,你总有一天回想起我,回到那边去看看的,到时候我就能再次遇到你了。”
</br> 顾政说的轻飘飘的却叫何齐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br> “政儿……政儿……”
</br> 何齐只觉得自己的情绪浓烈到自己的脑门发疼,却无法大声的叫出来。
</br> 顾政停了一下,转身摸了摸何齐的脸,抱住他说道:“幸好,你来的不算晚,正正好。”
</br> 等到到这时候,何齐才明白顾政把自己定在了原地,一直定了五年,只是为了等他。
</br> (正文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