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附身的亡魂

作品:《招魂

    ,最快更新招魂 !

    奶奶把能想起的人一个个地拿出来和我说的作对比,可是最后都会说一句,好像不大像。于是像二栓子,郑老秋,王叔这些最容易想起的人都被提了一遍,可都不是,因为和我描述的那个人似乎都不大像。

    最后还是母亲忽然来了一句,她说难道是他。

    顿时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母亲身上,母亲也不是很肯定,好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来,然后她说我九岁那年丢魂,去桥边给我叫魂的时候,遇见了村子里的强子,那时候他还问我是怎么了,但是才过了不到一星期,他忽然就死了,现在听我描述这个人的样子,无论是从样貌上还是年龄上,似乎都和强子很符合。

    被母亲这么一说,父亲也恍然明白,他说我描述的样子,的确是像强子,只是这两件事好像也没什么牵连,所以才给忘了,还是母亲记性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这件事我压根就不知道,因为从我丢魂之后,再到魂被叫回来,我就没有任何的意识,总之最后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桥边了。

    奶奶听了却说,难道强子的死也和我丢魂有关,当年他的死是很蹊跷,没病没灾的,忽然一天夜里就死了,他家里连他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也没有吃错东西,也没有喝酒,更没有过度劳动什么的,就这样好好地睡着,就没再起来了。

    奶奶他们说强子死的时候二十出头,还没成家,和我们家也没什么交集,那天纯粹只是替我叫魂的时候被他遇见了,他认得奶奶,就和奶奶打了招呼,问我这是怎么了,然后就走了,哪知道就这样他竟然也着了道,连我听了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然后奶奶才又问我说,他说我当时看清了,他是这样一个长相,是这样一个年龄?我点头说自己描述的绝对没错,因为我当时看的清清楚楚,只是这个强子我并没有见过,就不知道父母亲他们说的这个强子是不是我见过的这个人了。

    母亲说那就是强子不会错了,问题的关键是人倒是认出来是谁了,可是他在奶奶家做什么,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他在奶奶家的时间可就久了,之前我还以为是跟着父亲一起进来的,现在看来是一直在奶奶家缠着我啊。

    先生最后说,既然会缠着我,那么绝对就和我有关,先生问我九岁那年就只看见郑老秋蹲在墙角,当时周围还看到有没有什么人,但是这样一问之后,先生自己也觉得是白问,因为既然有人藏在周围,已经藏着了绝对就是不想让我看见,那么我又如何发现的了,更何况一个才九岁的孩子,哪会考虑这么多。

    所以这是无缘无故地又冒出来一件事,强子得死和我有什么关联,这个暂且先不提,问题是他的亡魂是怎么能在奶奶家的,按理说亡魂是进不来的。

    先生说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奶奶家,而且就是堂屋和房间里头有她可以附身的东西,至于他是怎么进去的,应该是奶奶供奉老佛祖的时候进来的,因为奶奶供的是邪灵,并没有镇邪的作用,所以他不会畏惧。

    听到这里,其实奶奶为什么供着邪灵,我一直觉得是一件很蹊跷的事,奶奶也从来没有说过,加上昨晚又想起了三太公家也供着这东西,我想这老佛祖只怕奶奶也不明就里吧,恐怕是太爷爷时候就供着的了。

    要不先生在说老佛祖是邪灵的时候,奶奶会如此惊讶,而且后来也没有争辩,就把老佛祖换成了经图,说明奶奶是相信了先生的话,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老佛祖是邪灵。

    所以后来一致的说辞就是在奶奶供奉老佛祖期间,其实老家一直都不能镇邪的,相反邪灵能够自由出入,所以这个强子应该就是死后就一直缠着我了,虽然缠着我的原因还不甚明了。

    之后先生问了强子的详细死因,这事奶奶都说不个所以然来,一般来说奶奶都不知道的事,父母亲按理来说就应该更不知道,可这事,母亲却偏偏知道。

    问起说母亲是怎么知道的,母亲说听谁说的也不记得了,反正就听了记在心里,因为母亲不是爱说长论短的人,所以这件事竟然连奶奶和父亲都没说过,其实我知道母亲就是这样的人,对于捕风捉影的这些事,她历来只是听着,却从不跟着说,就连家里人也是一样,这事他没有和家里人说,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母亲告诉我们说据说强子死前是有一些征兆的,并不是安安静静地就死了,只是他们家里人当时没有留意而已,直到强子死了才说出来的,这些个奶奶他们也听过一些,也是知道的,无非就是头晚上的时候,强子异常地能吃,平时本来只吃三碗饭,可那晚硬是吃了一辈,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而且他自己还说没吃饱。

    还有就是临睡前他和家里人说,谁知道谁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当时他父母还训斥他说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哪知道第二天他果然就没醒过来了。

    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就不多说,母亲知道的是就像谣言一样传出来,而不是他们家的人亲口说出来的。

    据有人说,这强子半夜去了桥边,是哪里的桥边呢,就是奶奶替我叫魂的桥边,但是这件事的真假,却无从辨认,因为说这话的人根本说不出来倒底是谁看见了强子在桥边,所以可信度就不是很高,母亲听了大概也是觉得是胡编乱造的,才没有和家里人提起,只是自己听了,也没和任何人说起。

    还不单单如此,那人说强子在桥边的桑树地边上坐着,好像是在哭,反正也不怎么确定,就是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听着像是在哭,至于倒底在干什么没人知道。

    所以有人说强子是撞了什么脏东西,被索命了,只是人去得很干脆,没有拖累到家里。对于这件事,他们家里的人一直都没有回应,既没有说这事是假的,也没说是真的。后来强子出殡葬了,这件事就没人再提起了,这也难怪奶奶他们会没有什么印象。

    奶奶说要是母亲说的是真的话,那么他晚上跑到桥边去干什么,而且还是替我叫魂的那里,说到这里奶奶觉得这个说法太详细了,连我们叫魂的地方都说的清清楚楚,于是就追问母亲说,这倒底是谁和她说的,可是这已经是这么久的事了,母亲只记得这些话,却根本记不起是谁说的了,奶奶说保不定说这件事的人就和现在的这件事有关。

    父亲这时候也说让母亲好好想想,母亲说越催就越什么印象也没有,看样子的确是不记得了。

    先生说想不起来就先放着,按这种说法来看,我不会无缘无故地看见强子,目前来说强子附在我身上的概率的确大,但也不能百分百保证就是他,因为我还说过在奶奶家看到过郑老秋(就是被我误以为是王叔的那个),如果这个人是郑老秋呢?

    先生说的有道理,虽然我们搞不清楚倒底是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奶奶家,特别是堂屋和房间里有可以让他们附身的地方,否则这么多年,他们的魂早就散了,还有就是他们附身的东西,经图对他们没有用,那么又会是什么东西呢?

    亡魂大多数时候是附身在活物身上,奶奶家很少有其他活物,老鼠之类的更是没有,家畜也不养,那还能附身在什么上,而且还是堂屋和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