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卜中卜

作品:《招魂

    ,最快更新招魂 !

    听见是转移,我觉得心上莫名地一惊,然后多嘴问了一句,说是转移到哪里去了,奶奶才说,既然是我们家帮忙驱散的,那自然是转移到了我们家里来。

    奶奶说,这就是债,你帮了别人,干扰了明程,自己就需要还,现在恶灵转移到了我们家,这恶灵就是我们家需要还清的债。

    听了这话,连我自己也沉默了,这一直是奶奶和先生都最忌讳的,他们在做任何事之前都会考虑这点,可想而知,在他们决定这样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什么结果了。可是他们又不得不这样做,一来是为了柱子家,二来是为了父亲。

    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由我们家牵扯出来的。

    我们回到家,大家都很累,我一路上想了很多,可是脑袋里却什么也没想出来,后来我依旧跟着奶奶回了老家,而父亲他们则留在了新家,临走的时候我本想说新家既然那么多事,父亲又刚刚驱邪,不如让父母亲他们也一同来老家住,也以防再出什么事来,更何况院子里挖开的那一块就像一道疤一样,还没有用混凝土给封上,只要见到就会想起那口空棺材的事,总让人觉得心上不踏实。

    可是最后见奶奶也没开口,先生也没有这样建议的意思,于是我也就没说,就和奶奶两个人回来了。

    回到老家之后,奶奶首先上了香,似乎是对这一天行为的一个祷告,然后就又接着忙去了,我觉得奶奶就像个陀螺一样的,总是在转,从来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我于是就在堂屋里看电视,虽然眼睛盯着电视,可是却什么也没看进去,脑袋里想的尽是今天的事,我最搞不懂的是奶奶让我抱着纸人转圈圈的那一节,为什么是我?

    过了一会儿奶奶拿了一个鸡蛋让我哈气,我照着哈了三口,奶奶就又出去了,我知道奶奶又是要**蛋卜,只是不知道这回她要问的是什么。

    过了很久,奶奶才拿了煮好的鸡蛋上来,奶奶将鸡蛋放在桌子上,然后找了一面镜子也放在桌子上,就跟我说,这回让我来。

    我疑惑地看着奶奶,不知道奶奶说什么要让我来。

    奶奶把镜子和鸡蛋推到我面前,说这次问卜让我来,我想问什么,包括剥鸡蛋这些都由我来做。我不解,说平时不都是奶奶在做的吗,怎么这次变成我做了,奶奶说她的确问了一个卜,但是这个卜需要我也问一个才能解答。

    我这才拿起鸡蛋,奶奶教我怎么做,她拿了一个碟子放在旁边,告诉我我说把鸡蛋放在镜子上,然后在镜子上面剥壳,剥下来的壳不能掉,都放在碟子里。

    奶奶说先将鸡蛋放在镜子上,然后开始在心里默默想着自己要问的东西,这个过程需要闭眼,相当于在心里祷告,就像许愿那样。然后想好了,盯着镜子里面的鸡蛋看一会儿,这个一会儿是多少呢,奶奶说十来秒吧应该。

    我于是照着奶奶教的一点点做着,当然了,在做这些之前需要烧一张纸钱引神,然后再点香,把香插在门外作为引神的信号,这才能开始。

    我把鸡蛋放在镜子上,闭上眼,也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想了一会儿,于是才在心里想着说----柱子家的恶灵是不是转移到了我身上,一般来说有侬就说明是,没有侬就是否。

    想好之后,我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面的鸡蛋,一直盯着看,起初倒也还没什么,可是看着看着就觉得镜子里面的鸡蛋不对劲,好像我看见鸡蛋里面有个什么东西,我很惊讶,刚想出声,大概是奶奶见到我脸色的变化,立刻在一旁提醒我说,无论我看到什么都不要说出来,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这是预兆,说出来就不灵了,我就白看了。

    我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就只能看到鸡蛋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但究竟是什么却根本看不清,而且我不认为我看到的是蛋黄,因为鸡蛋壳不可能是透明的。

    我看完了之后,就照着奶奶说的拿起鸡蛋在桌子边上小心磕碎了,然后在镜子上面一点点剥。剥的时候我能看见镜子里的鸡蛋和手,起初我还不解为什么要在镜子上面剥鸡蛋,可是渐渐地我就觉得不对劲,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镜子里多出了一双手来,好像有另一个人在和我一起剥鸡蛋,但是等我仔细又去看的时候,那双手又没了,仅仅只有我的手。

    这样就像幻觉的场景出现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你仔细看的时候就不见了,而每次出现都是在你毫不留意的时候。我剥了鸡蛋,整个过程中不但有一点掉落,而在我剥的时候,奶奶一直在看着我手中的鸡蛋,整个过程当中她一言不发,我不知道怎么看有没有侬,但是又不敢去问奶奶,只能这样稀里糊涂地就把鸡蛋给剥掉了。

    最后壳全部剥掉之后,奶奶说让我把鸡蛋吃掉吧。我则没有吃,看着奶奶问说,这就结束啦,鸡蛋里有没有侬之类的。

    奶奶说我先把鸡蛋吃掉再说,于是我将鸡蛋给吃掉,让我有些惊讶的是,我发现我这次吃的鸡蛋和上次奶奶给我吃的一样,蛋黄是黑的,而且还有一股腥味。

    我强忍着怪味把整个鸡蛋都吃了,然后才问奶奶说现在可以说了不,奶奶于是这才问我问了什么卜,我把自己问的卜如实地告诉了奶奶,奶奶点了点头,然后说,鸡蛋里有侬。

    我担心的事竟然是真的。为什么我要问这样的一件事呢,因为从回来之后我就一直觉得不对,昨晚奶奶坚决要我去,还让我抱着纸人转圈,而且奶奶自己也说过,这个纸人是用来招邪祟上身的。再到后来奶奶和先生联手驱邪,说明邪祟已经不可能在柱子家和他家人的身上了,既然转移到了我们家,那就要跟着我们回来,先生,奶奶,父亲,母亲和我,这几个人里,奶奶和先生是绝对不会招上身的,至于父亲他被驱邪,也不可能是招到他身上,那么就剩下我和母亲,我们两个人之间,我觉得就是我。

    现在问卜之后,果然就是这样。

    再加上现在奶奶知道了结果却一点也不惊讶,说明她早已经知晓,甚至一早他们就是这样安排的,让我招邪祟上身带回家来。

    于是在奶奶说出鸡蛋里有侬的时候,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想着她怎么能做这种事,又忽然想起和我说话的那个“奶奶”,她让我留在家里不要去柱子家,难道说的就是这个?

    奶奶看得出我脸色的变化,她也没有解释,而是问我说,难道我就不想知道她又问了什么卜吗?

    我这才想起这次问卜奶奶问的应该才是最重要的那个,我的不过是奶奶问的卜的一部分而已,我于是问奶奶说那么她问了什么卜?

    奶奶说他问的卜基于我问的卜之上,之所以要让我来做,就是想知道她所怀疑的事倒底是不是真的,结果鸡蛋里果然有侬。

    而奶奶问的这个卜,说的是昨晚我有没有说谎,如果我问的卜鸡蛋里有侬,就说明我说了谎,如果没有,那我说的就是真的。

    眼下的情景是,鸡蛋里有侬,奶奶说她自己来做怕有偏差,所以才全部让我来做,这样能保证不会出错,结果证明,我昨晚对她撒了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