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奶奶的惊吓

作品:《招魂

    ,最快更新招魂 !

    其实让我们震惊的还不只是先生所说的这些,那就是尾七的祭礼竟然是奶奶主持。奶奶并不会祭祀这些,她怎么主持?先生说这是奶奶自己和先生说的,他说奶奶如果主持不了不会自己主动来做,既然她要做,那么就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晚上奶奶果真一晚上都在忙活,但是我却看不出她究竟在忙什么。其实一直以来也是这样,我总觉得奶奶很忙,但你要问我她究竟在忙什么,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出来的时候忘记问先生明天我能不能去了,想着反正是奶奶来主持,于是就在奶奶折纸钱的时候问她了,哪知道奶奶头都不抬地说,我当然要去,我还要帮她抱纸人呢。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抱纸人,我浑身就哆嗦了下,似乎我八字就和纸人不合似的,奶奶也没察觉到我这个细小的动作,她说明天祭礼上要驱邪,所以要用到纸人来给邪煞附身,有一个是为我准备的,我只需要抱着我自己的那个就可以了,奶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好像怕我会出岔子,于是又特地叮嘱我说,到时候千万不要大意,听到奶奶说做什么就跟着做,要是弄岔了,恶灵就附到我身上去了。

    我于是直接说为什么要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我是真的被附身这种事给折磨够了,万一再被附身,想想都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了,哪知道奶奶却一句话给我呛了回去,她说这种事又不是你说不附在你身上就不附了的。

    然后奶奶又说明天我一定要去,也不知道奶奶为什么说这么坚决,既然她都这样说了,想必先生他们是一点意见也不会有的,我问奶奶为什么一定要去,奶奶说我一个人呆在家里不放心。

    我当然不满足这个答案,于是一晚上都在想这事。半夜的时候,我忽然醒过来,也不知道睡着了做了一个什么梦,觉得害怕的很,可是醒来的瞬间就不记得了,只是心还剧烈地跳着,而在我醒来的时候,我觉得房间里不对劲,好像在门边位置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我仔细看了,的确像是坐着一个人,我于是害怕得坐了起来,本能地问道:“谁在那里?”

    我原本期望这是自己的幻觉,然后人形就会忽然不见掉,可是这回非但没有消失,而且还回答了我,可是听到声音之后,这竟然是奶奶的声音,她说:“石头,是我。”

    我疑惑地出声:“奶奶,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坐着?”

    接着我就要开灯,可是奶奶立刻制止我,让我不要开灯,她说她就是担心我,奶奶这话说的很奇怪,我问她担心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可是奶奶就没说话了,然后她说我好好地就好,接着我就看见她站起了身子来,到了门口的时候她问我说明天是不是要去柱子家?

    我更觉得纳闷了,我说不是她让我去的吗,现在又忽然问我来了。

    但是奶奶没有回答我,而是告诉我说,明天呆在家里,不要去柱子家,不要跟着去。

    我心想奶奶真是善变,头晚上还说的好好的,让我去抬纸人什么的,可是马上又来说不要我去了。

    奶奶这时候已经拉开门出去了,然后我听到她房间的门响,她这是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被奶奶这么一惊,根本一点也睡不着了,总觉得奶奶有些怪怪的,正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大门“哐啷”的一声响,接着就被打开了,然后再合上。

    然后我就听见了院子里的脚步声,我的心立刻绷紧了起来,等脚步声到了屋檐下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咳嗽声,非常熟悉的咳嗽声,这是奶奶的声音!

    我的心跳立刻开始狂跳起来,接着堂屋门被推开,奶奶回到屋子里,然后堂屋里的灯就亮了。我借着微弱的光看了看时间,正是差不多半夜三点的时候,我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奶奶会有子时过后出去烧纸钱的习惯,刚刚奶奶一定是出去烧纸钱了,可是如果奶奶现在才回来的话,那么刚刚坐在我房间里,和我说话的那个又是谁?

    想到这里,我立刻从床上跳下来,然后拉开门来到堂屋里,奶奶正在将篮子里的东西给拿出来,我看见篮子里是一个纸人,她看见我忽然从房间里出来了,很是诧异,问我怎么醒了,出来干什么。

    我也没搭理奶奶,就往奶奶房间里去,到了奶奶房间里,我打开灯,里面空无一人,我这才知道刚刚我是撞鬼了。

    奶奶见我举动反常,已经追了进来,他一把拉住我,惊愕地看着我,问我说我这是怎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奶奶说,最后只能扯谎道,故意舒一口气似的说道,原来是一个梦。

    奶奶问我梦见什么了,我于是把刚刚在房间里见到奶奶的情景如实说了出来,只是隐瞒了让我留在家里的那一段,唯一不同的是,我把它说成了一个梦。

    哪知道奶奶听了却大惊失色,她说我梦见了她,我是第一次见到奶奶有这样惊骇的神情,然后奶奶追问我看清楚梦里她的长相没有。我说没有,奶奶似乎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问我除了这些,她还和我说了什么,我说没有了,就这些。

    奶奶听了立刻拉着我来到堂屋里,然后她自己拿了三炷香捏在手上,朝着经图拜了三拜,将香插在香炉里,但我看得出奶奶的惊慌,她上了香之后叮嘱我说,我的这个梦绝不能和任何人说,包括先生、父亲和母亲。

    我问说这个梦怎么了,竟然要这样。我在心里说幸好我说的还只是在梦里,要是说这就是我刚刚真实经历的,还不知道奶奶要成什么样呢。

    奶奶却没解释原因,只是严厉地说不能说就是不能说,让我一定要记住。

    我没见过奶奶对我这样恶狠狠地说话,只能答应了,但是心上的疑惑却越来越深。奶奶说我快去睡吧,我在进去房间之前问奶奶说,那明天柱子的尾七我还去不去了?

    奶奶疑惑地看着我,她说头晚上不都说好了吗,现在为什么又要问。我回答奶奶说怕奶奶现在出了这事又改了主意。

    奶奶于是这才释然了,然后说我还是要去的,到时候要帮着她驱邪。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回到房间里之后,就觉得这事蹊跷了起来,为什么会有两个奶奶,难道真是我撞邪?

    第二天见了先生,我很犹豫倒底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他,但是犹豫再三,还是奶奶的话占据了上风,我选择了缄口不言,先生大概是见我一直闷闷的,就问我这是怎么了,又看见我眼睛里有血丝,于是问我是不是晚上没睡好。

    我回答说只是晚上睡不着,先生就没多问了,后来父亲开车,我们一起去柱子家。

    到了柱子家之后,他家早就等着了,先生和他家说了奶奶主持的事,他家倒也没有意见,因为他家也知道奶奶的名声,接着就是剪白旗,糊吊钱等,一直忙活了一早上,我也帮着弄这些,我倒是观察了他家的这些人,也没觉得哪里有异常的地方。

    唯一觉得奇怪的就是柱子他媳妇在脖子上围了一条丝巾,似乎不大像我前几次看到的她,再说了大夏天的围了丝巾做什么。这些毕竟是他家的事,我也不好插嘴,只是在肚子里随便腹诽两句罢了。

    最后在他家大门外挂了白旗,魂幡,又在家里扑了绿松针,掉了纸钱,排了灵位,就开始举行尾七的祭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