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地道

作品:《招魂

    ,最快更新招魂 !

    先生爬上来之后就计划着下去的事,因为不确定地道有多长,通向哪里,会不会有危险,所以一时间就没敢擅自下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父亲被从床上搬下来,和这个地道有关。

    先生说一般鬼搬人,是因为被人压着,所以才会把人搬掉,这可以说是程度最轻的一种撞鬼事件了,因为这时候的拿东西也不想着害你,就是纯粹作弄一下你,让你害怕从而离开,它们也就不会再缠着了。先生的意思不言而喻,这下头肯定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的。所以我们几个人当中,奶奶和父亲是肯定不能下去的,先生说母亲最好也留在上面,让我和他下去看看。这里没有火把,而且我们来也没有带手电这些东西,于是只能用蜡烛替代,我和先生下去看看倒底是怎么回事,奶奶她们在上头照应着。

    我和先生下去,下来之后下头的确和先生说的一样,走廊一样的地道延伸的很深,我们点了蜡烛,一来是照明,二来烛火可以提醒我们里面氧气是否充足。进去了一段基本上都没什么问题,通道很长,有两米来高,我和先生走了大概有百十来米之后吧,前面就开阔了,这才发现是一个岩洞,这个岩洞和走廊比起来就显得很不一样,走道看得出是人工建起来的,而山洞则像是自然形成的,没有任何人工雕凿过的痕迹。

    岩洞里面什么都没有,我本以为会有死尸之类的东西,可是里面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

    而且岩洞很大,大约有整整一座四合院那么大,并且我们发现有一块岩壁很特别,非常的平整光滑,我和先生看了之后觉得问题就出在这里,因为光滑的岩壁上似乎有一幅图案,这幅图案很特别,说是岩画,但又不像是画上去的,说是岩雕,但是整块岩壁又没有半点被雕凿过的痕迹。

    只觉得这呈现在眼前的线条,就像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一样,很是奇特,然而更加奇特的还在于画面的本身,先生说,这是一幅阎罗图。

    画上是一个青面阎罗,脚下踩着九只恶鬼,青面阎罗一只手擎在空中空中,手上握着一方鬼印,另一只五指伸开,掌心对着我们,似乎是正要缉拿恶鬼一样的姿势。

    除此之外,这里就再没有任何与之有关的东西,也再找不出什么别的东西来了。我和先生盯着这幅图看了很久,为了能够看的清楚一些,我们把蜡烛尽量举高,以保证光线的充足,可是就这样才不过一会儿,忽然蜡烛就灭了,我和先生顿时陷入到黑暗之中。

    忽然陷入黑暗,眼睛极其的不适应,只觉得眼前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蜡烛灭得毫无征兆,让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我站在原地没敢动,然后听见先生摸索火柴的声音,但是听先生接连擦了好几根,就是擦不着。

    又是一样的情形!正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黑暗中传来轻微的一声响,这声响像是有人走在石子上然后发出来的声音,而起可能是他意识到发出了声响,就没有再动,所以声响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先生也听见了,他立刻停了手上的动作,然后和我说让我不要乱动。接着我感觉先生朝我走近了一些,说我们先回到走道上,把蜡烛点燃再说。

    于是我们朝着记忆中的走到所在的方位走过去,可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走道不见了,我和先生过去之后只摸到石壁,而且周围几米之内都是一样的情形,我问先生说这是怎么回事,先生说走道不会无缘无故不见,一定是被藏了起来,于是我听见他大概是拿出了震子,然后边念叨边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最后就重重地敲在了石壁上,连敲了三下之后这才停了,然后他又往边上摸了摸,和我说----好了。

    于是我和先生回到走道上,先生重新点着火柴,这回倒是一根就点燃了,然后我们把蜡烛点燃,先生举着蜡烛来到岩洞边上,站在走道边缘往里面照了照,岩洞里面基本上还是刚刚的那情形并没有变,可是我却发现了不对劲,那就是走道两边的墙壁上满满地都是影子。我让先生看,先生看见之后一声不吭,但是脸色显然已经变了,然后他连忙往回退回来了一些,就和我说,我们大概是闯到鬼窝里来了,我们立马回去。

    我们回来的这段路,和来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我觉得回来的路变得很长,大概是一路上走到两边的墙壁上都是满满的影子,狰狞着,好像一直在跟随我们一样。

    最后我们来到了出口的地方,先生和我相继爬了出来,奶奶他们一直在外面守着,见我们出来就问怎么样,然后就看见我脸色苍白得可怕,奶奶就连忙问这是出什么事了。

    出来之后先生就立刻把石板盖上,然后用符纸将缺口都封住了这才作罢,奶奶见先生这样做,心上已经明白了**分,然后先生才问奶奶说,这里倒底是什么地方,怪不得之前会出这些事,下面俨然就是一个鬼窝,在这样的地方,想不出事都难。

    奶奶听了也是惊讶,我们把在下面的遭遇和奶奶说了,奶奶念叨说怎么会这样呢,先生又问奶奶说林子里的乱葬岗是怎么回事,奶奶说她就听太奶奶提起过说林子里密,让不要乱走进去,因为以前那里是乱葬岗,所以有不干净的东西在里头,会要命的。

    这是太奶奶的原话,奶奶记得清清楚楚,至于为什么是乱葬岗,从来也没人追问过,先生说这个山村即便有人住,也不过是十来户人家,人丁再繁盛也不过百十来号人,乱葬岗那是抛尸的地方,而且这么大一片林子,每棵树后面都有一个东西藏着,远远不是这个山村的人口可以相比的,所以乱葬岗的由来应该是另有蹊跷。

    所以问来问去,最后问题又转回了最初的那个问题,太爷爷为什么要把阿姑葬在这里,奶奶给我们的说法似乎有些说不过去的感觉,为了隐蔽,为什么要隐蔽?

    这些事奶奶也是一问三不知,先生说阿姑的坟有问题,而且一座衣冠冢为什么要费尽力气葬到这里来,先不说在这么深的山里成本花费很大,就是于情于理也有些说不通,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阿姑必须要葬在那里,无论是她的真身也好,还是衣冠冢也好。所以这个原因才是最重要的,先生说阿姑的坟和乱葬岗,以至于我们刚刚看到的这个岩洞肯定都有关联。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都沉默了,先生这时候又说了另一桩事,那就是他估计村口的井里头很可能泡着两具女尸,我听了说不可能吧,为什么我要说这句话呢,因为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喝了井里头的水,现在先生说井里头泡着女尸,那不是说我们都喝了泡着尸体的井水?

    哪知道说到这里的时候,母亲竟然证实了先生的说法,母亲说她就奇怪怎么水里头会有头发,起初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被母亲这么一说,我只觉得一阵阵恶心,只是先生说这只是猜测而已,我们都无法证实,因为井里的水很满,要证实就要把水抽干下去捞,可是现在我们没有这个条件。

    先生推断有两具女尸在经历,自然是靠井沿边上的那两双鞋推断出来的,而且先生说母亲和奶奶的鞋一定就在这个山村的某一间或者某两间屋子里。先生越说越玄,即便大白天的都让我有些毛骨悚然起来,先生还说喝了这种死人水,死人会很容易缠着我们不放,所以我们每个人现在都有危险,即便离开了这里,也不顶事。

    好端端地忽然又冒出两具女尸来,没想到祭祖变成撞鬼,难怪先生一直说祖坟有问题,现在看来不是有问题,这里纯粹就是一个招邪的地,也难怪家里会出这么多事,都是拜这里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