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震慑 补昨天的钻石加更

作品:《招魂

    ,最快更新招魂 !

    奶奶说到这里,好像与赵老太的谈话才不过刚刚开了个头,奶奶顿了顿才说:“老姐姐,你坐吧,我们有些话今天就好好说个明白,也让各自心里头清楚。

    接着奶奶让父母亲,包括先生都先出去,但是却额外让我留在了堂屋里,婶奶奶让我坐她旁边,我于是坐到了沙发边上,赵老太坐在了另一头。

    奶奶见赵老太已经坐定了,这才说道:“老姐姐,以前的恩恩怨怨,有你们家的不是,也有我们家的不是,但是总说起来都是石头他太爷爷那一辈的事,大姑连累了你们家,你也害得我们家不安生,这事我们就一笔带过,都不提了怎么样?”

    赵老太没有出声,似乎是默认了,奶奶见她不说话,也知道她的意思,就继续说:“只是石头的事,我希望你能就此罢手,你养了那个婴灵数十年,也缠了石头数十年,这就有些过了吧?”

    赵老太看着奶奶,眼神忽然变得异常锋利,然后眯着眼睛说:“你知道了?”

    奶奶说:“怎么说他也是你亲孙子,先不说他娘俩的死和你有什么关系,但是老姐姐,人在做天在看,后来你家的事,又何尝不是因为你太损阴德才招来的,要不赵老哥好端端地怎么忽然就淹死了,这些你自己心里也有谱吧。”

    赵老太只是看着奶奶,但她的样子却根本没把奶奶的放在心上,她说她只身一人了,还怕什么呢,家里都成这样了,大不了她自己也跟着去了,但是一想起让她家变成这样的根源,她就难以平复。

    奶奶听了忽然冷笑起来,然后说:“你不怕?你当然怕,你家不单单只有两个儿子,你还有女儿,到目前为止她们都还还好好的没出事,可是......”

    赵老太听到奶奶说到她的女儿们,忽然厉声抢过奶奶到话语说道:“不关她们的事,你想干什么?”

    奶奶却说:“我不想干什么,也干不了什么,老姐姐,我们都是快入土的人了,活了这一辈子图个啥,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平平安安的,你两个儿子是死了,但是你的女儿却还好好的,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她们想想,而且这几年你自己也知道事情的原委倒底是什么样,所以你觉得亏欠石头,三番两次救他,你自己也感觉到了是不是,但是你控制不住它了。”

    听见奶奶这样说,赵老太神色一变再变,最后终于说:“那就如你所说的,这些事就到此为止,婴灵的事我会解决的。”

    说完赵老太就要离开,只是在赵老太起身要到门口的时候,婶奶奶忽然开口说:“婴灵养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成恶灵了,不能投胎的婴灵最凶恶,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赵老太在门口顿了顿,似乎是因为婶奶奶的这番话,但是她终于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赵老太走了之后婶奶奶也就告辞,我觉得奶奶和婶奶奶似乎还没说什么,但是又好像已经说完了,临走的时候我听见婶奶奶和奶奶说,大爷爷的事他会解决的,让奶奶不用担心,我这才知道奶奶让婶奶奶过来,是为了大爷爷附身在父亲身上的事。

    等他们都走了,奶奶坐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站起来准备纸钱之类的东西,我问奶奶说晚上她还要出去吗,奶奶说事情还没完,该做的还得去做。

    关于婴灵的事,奶奶也没说太多,我联想了一些之前的事,大致上猜到一直缠着我的应该就是赵老太她孙子,起先以为他不过是因为冤死而成了恶灵,现在才知道竟然是被赵老太养起来的,而且已经养了这么大了,那么那次叫生魂在镜子里看见的那个,就应该是它了,怪不得当时郑老秋会害怕成那样,看来郑老秋的亡魂应该就是被它控制着,那么九岁那年丢魂也是它在捣鬼了。

    问题是事情比我想的还要复杂,听奶奶的意思,赵老太虽然心生怨念养了恶灵,但是她家的煞气却并不是因此而来,特别是那句奶奶说的“她也知道了”的话,让我觉得赵老倌家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而这个什么,应该就是煞气的来源。

    我也不知道先生知道了一些什么,反正之后他就来和我们告辞,说要回去一趟,毕竟已经出来这么久了,而且奶奶请了白玉观音回来之后,家里的邪祟似乎忽然就安静了,基本上再没出什么事,加上和赵老太那边也和解了,婴灵的事暂时也有了交待。

    奶奶没有挽留他,但是奶奶说先生回去一阵子之后差不多就过来吧,七月一过很快就是十月了。奶奶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母亲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七月是小鬼月,十月才是大鬼月。

    后来我听见先生和奶奶私下里说了什么事,奶奶听了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是先生走后奶奶给母亲做了一个卜,为什么我会知道是给母亲做的呢,因为我看见奶奶拿了鸡蛋让母亲哈气,后来奶奶剥了鸡蛋,沉默了一会儿,也没说什么,给请回来的白玉观音烧了一炷香,就带着剥下来的鸡蛋壳和一些纸钱出去了。

    我觉得,这件事到了这里就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了,因为奶奶做了这个卜不几天,母亲忽然说要回外婆家去几天,问回去干什么,母亲说有些想外婆她们了,就是回去看看。可是母亲却是一个人回去,都没有让我们也一起去,我觉得这件事蹊跷,就去问奶奶,奶奶说母亲回去一阵子也好。

    我说我也想去外婆家,可是奶奶说我现在都成这样了,哪里还能乱跑,让我乖乖在家呆着。奶奶这样说,我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觉得这个家真的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

    后来我仔细把这些事給理了理,觉得单单是赵老太家的事总有些说不通,于是我就把事情好好理了理,发现如果姑且不论我们自家的恶灵作祟----当然了目前为止除了只知道大爷爷成了恶灵,其它的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外面作祟的恶灵大致上可以分成三个。

    第一个自然就是赵老太养的恶灵,也是一直缠着我的那个,我觉得这个恶灵和郑老秋、王叔都有脱不开的关系,很可能是赵老太用了王叔的煞气弄出了这么一个恶灵来,那么这就是说在这之前王叔已经是恶灵,但是在那之前他与我们家有什么联系,暂时还不清楚。

    第二个则是吊在我们家房梁上的那个女人,也是出现在照片上的诡异女人,她的出现似乎是从大伯那时候开始的,一直到父母亲,再到我,到目前为止对她的了解很少,但是鬼节那天的事好像和她有关,而且她还牵扯到了大爷爷,因为那天如果不是父亲破坏了符阵,它是不可能进到家里来的。还有就是这个女人和赵钱也有关联,因为赵钱也是吊死的。

    第三个则很模糊,也很泛,那就是广场老屋的恶灵,目前为止我所知道仅仅只是和我结成冥婚的那个民国女人,她和房梁上的女人几乎是同时出现的,但是我觉得它们不是一伙,因为这个女人牵扯到了一个一直以来都让我很害怕的东西----老鼠,三个恶灵当中,唯独她一个是被老鼠抬着来的,而且是那种巨大的老鼠。也就是说关于老鼠的事,应该都和广场老屋有关。